首頁‎ > ‎中華文化大講堂‎ > ‎

2008年9月28日于丹教授演講

閱讀經典‧感悟人性

張貼者:2009年11月8日 下午7:00mosy@chhs.hcc.edu.tw   [ 已更新 2009年11月8日 下午7:59 ]

        尊敬的宋主席、尊敬的高震東前輩、尊敬的新竹縣各位長官、陶會長、劉團長、孟團長、以及各位到場的嘉賓、親愛的同學。今天有榮幸站在這裡,我們重新來探討、發現孔子的價值。

站在2259年 這個紀念日子上,聽到剛剛在儀式上那些童聲朗朗、用年輕的生命溫故知新,在經典中穿越,去閱讀自己的生命,我想這是一場極有意味的活動。今天我們的體育館 外「風聲、雨聲、聲聲入耳」,莘莘學子真正的使命不僅僅是一種安靜的閱讀,而應該去完成「家事、國事、天下事,事事關心」的天下擔當。

我們今天來談「擔當」,這是一個在歷史上將會緬懷的年度。在這個年度中,我們每一個同根同源的中國人,都經歷了深沈的光榮和深沈的苦難。這一年,我們經歷的情感動盪實在太大了。大家都知道,在剛剛過 去的八月、九月,我們中國成功的承辦了奧運會和殘奧會,我們取得了巨大的輝煌成就。但同樣就在我們倒數計時迎接奧會的過程中,有一些猝不及防的苦難突然來 臨。比如512的汶川大地震,如此大震,地理空間上我們知道它在四川, 精神上它卻在每一個中國人心裡。它讓我們反省:這種原始的苦難,以這樣近乎野蠻的方式,會在我們這個世紀來臨嗎?我們曾經認為,二十一世紀是一個科技發 達、文明繁榮的時代,我們認為自己無所不能,我們認為不應該有苦難來臨,但是我們仍然看見有校舍倒塌、有跟大家一樣年輕的學生,永遠失去了他生存的權利, 還不要說仍然去上學。四川仍然是一個災區,在物理的空間上,有太多的坍塌需要去重建。但我們問一問自己:心靈空間上我們在建立什麼呢?物質,真的是無往而 不利嗎?其實在五月十二號下午二點廿八分,天崩地裂的一瞬間,不管穿著什麼樣華服、坐著什麼樣名車、名片上有什麼樣的資產,所有的生命在苦難面前,都暴露 出它在本質上的無助和脆弱。但在512之後,我們看見的通訊是可以切斷的、房屋是可以倒塌的,但是人心無敵,大愛無疆,也只有在這個時候,我們真正完成了一種深沈的喚醒;也就是在這樣的一個地震重建過程中,我們迎來奧運,迎來中國人在歷史上這麼光榮的時刻,把這種光榮和苦難結合在一起。

我說2008讓 我們重新信仰精神的力量。也許在一個物質文明的進程中,我們享受文明,我們慶幸科技給我們帶來的種種可能,但是我們不應該失去那種心靈的力量。也就是說, 在這個世界上,我想我們正在把世界分成兩個部分。一部份是用腦子的,一部份是用心靈。用腦子的生活,讓我們越來越國際化、現代化、認同規則,學會人與人的 禮儀交往。但用於心靈的生活,讓我們充滿誠意和勇敢。忠信行於天下,讓我們不忘祖宗的教訓,能夠看見我們血液中那些仍然活著的基因。我想,這個世界如果我 們完全用腦子活著,沒了這顆心的話,那它會是悲涼的;但是如果我們只有一顆心在,沒有看到整個現代的格局和當下的使命,我們同樣沒有未來。

所以什麼是關於孔子的重新發現?就是站在今天,我們重溫經典,是為了一個氣定神閒、信心飽滿的未來。在來臺灣的前兩天,剛剛見到世界著名的布魯金斯學會的主席約翰‧桑頓先生。桑頓先生是著名的高盛銀行24年的總裁,然後他現在在研究全球戰略。他在北京見到我,和我在做交談的時候,探討了一個問題,就是什麼是人類未來精神上真正幸福的生活模式。他以一個美國銀行家的眼光提出這個問題。他給我列舉了一系列的數字,他說:「中國的國民生活水平會有極大的提高,到了2013年,每四個人中間將擁有三輛車,那麼,在中國大陸汽車飽和量將達到11億 輛。到那個時候,我們每天大家要消耗的燃油原料要達到一億桶。但是我們現在的生產量,只有八千萬桶。」他舉了一系列的數字,增長非常高。這一切的一切,是 不是能給我們帶來真正的幸福?這是國際上一直在關心的問題。他在來跟我談話的時候,剛好是全球都在關心次貸風暴的時候。我們來看今天的國際,大家把英語做 為世界通行的語言,美元也做為通行的貨幣。但華爾街出現了恐慌,我們看到次貸危機。在美國,房地產的價格剛剛下跌5.4%的時候,就出現了這麼大的窟窿。我們看到九月十七號道瓊指數那樣的一個跌幅,看到九月十八號六個國家聯手投放2400億美元來救股市,我們接著看到美國向國會申請了7000億 美元,這就是我們所屬當今的世界。我們仍然會有今天經濟神話的顛覆,我們會有種種模式的實驗與失敗,這就是我們所處當今的世界。大家可能覺得,在我們這樣 一個莊嚴的祭孔的典禮上,我們談地震、我們談次貸風暴,話題扯遠了嗎?我認為,正因為我們所面臨的所有文明的這種困境,才讓孔子的精神永恆、才讓我們今天 慎終追遠,對他送上深深的敬重。由於他的精神,能夠在今天給我們救贖、給我們寧靜、給我們信念。

夫子之道,一以貫之,忠恕而已

張貼者:2009年11月8日 下午6:58mosy@chhs.hcc.edu.tw   [ 已更新 2009年11月8日 下午8:02 ]

        其實,什麼是中國的儒家文化?我非常敬重的高 老先生,忠信二字高高的飄揚在我們這個場子裡。忠信於心,怎麼樣去做呢?孔子的學生曾子曾經總結過說:「夫子之道,一以貫之,忠恕而已。」我們這裡看到了 有「忠」有「恕」,都寫在這裡。今天我所看見的年輕的這些小學弟、小學妹們,大家會覺得「忠」離得遠嗎?「恕」離得遠嗎?其實中國有很多大家對他的解讀都 極其輕淺。宋儒朱熹先生怎麼解釋「忠」「恕」二字呢?我們大家看看,就是拆一下中國字而已。他說:「中心為忠」,上面一個中國的「中」,下面一個心靈的 「心」,這叫「忠」。這什麼意思?這個世界上真正的忠誠,不是要我們遵守一個制度、一個規章,忠於一個人、一種要求。真正的忠誠只有一種,就是內心的良 知。真正的忠誠底線在於你的心靈。心有良知,能夠看見你自己的良知,這就是「忠」。

再看第二個字,什麼叫「恕」?大家也知道學生 曾經問過孔子一個很好的問題,說:你給我一個字,終身行之有效。孔夫子說:「其恕乎!」那就是:我們的心儘量寬容吧。讓我們寬闊寧靜的去包容這個世界,就 是這個「恕」字。什麼是「恕」呢?朱熹先生又拆開了這個字,叫做「如心為恕」。我們怎麼才能寬容他人?那就是將我心如你心,以心換心,站在別人的立場上多 想一想,我們自然就寬容。不知道我們新竹的孩子是一個什麼樣的生活狀況?在我的大學裡,我見到這麼大的孩子,差不多都是獨生子女了,也就是說,家裡很少有 「分享」的概念,什麼樣的東西都是自己的。爸爸、媽媽、爺爺、奶奶,總是跟他講:「你只要把學習學好、書讀好,你就是我們家的功臣,別的事情都不要管。」 這樣的孩子到了大學裡會出現非常大的衝突。我們大家都是住宿舍,你知道宿舍裡面靠窗子,有陽光的床位大概只有那麼一個,那麼,門背後上舖也會有一個。都是 獨身子女,誰來住那個靠陽光的下舖?誰來住門後那個上舖?這個時候怎麼辦呢?每個人都委屈。其實就想想,朱子解的多麼簡單:「如心為恕」。把自己的心跟別 人換一換,就沒那麼大委屈了。

所以除了「中心為忠」、「如心為恕」,朱子還 做了進一步的解釋。他說「盡心為忠」、「推己為恕」。一個人好好的去盡了心、盡了力,那就「盡人事,知天命」了。有很多事情是人力不可勉強的,比如說今天 高校長盡了這麼大的努力,他可以讓我們嘉賓濟濟、雲聚一堂,但是他也不能讓這個風雨停止下來,是吧?那麼,盡了人事知天命,但他已經做得很忠誠了,因為 「盡己」、「盡忠」、「盡心」了。推己為恕,再把自己這顆心推到別人身上,那麼就能容人了。我們都說寬容、寬容,寬容是「先寬,而後乃容」。一個人不寬 闊,你怎麼能容人呢?

所以在這樣一個開學典禮上,面對這麼多年輕的 學弟、學妹,我想說:人在讀書中成長,要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,就是建立一個寬闊的生命格局。因為我們聽說過一個名詞,叫「侷限性」。學習、思想、工作都有 侷限性。何謂「侷限」?侷限就是我們格局太小,所以為其所限。侷限這個東西,不是別人給你找的麻煩,不來自於你的上級、不來自於你的同事,來自於自己的無 奈。我們現在大家都用行動電話打手機,為什麼都是手機,有的待機時間特別短,每天要充電,有的可能能夠待機好幾天?是因為電池容量不同。其實人在讀書的時 候,我們要明白兩個道理,就是:我們做為一個電池,第一是讓自己成為一個大容量的電池,第二是容量再大,也要不斷充電、不斷學習。

講了這個「忠」字,我們再說這個「信」字。孔 子有一句著名的話:「人而無信,不知其可」。如果一個人連這個「信」字都守不住,那不知道他在這個社會上,憑什麼安身而立命?剛才高老前輩在這裡講到了 「學生」這兩個字,深深的打動著我。我在高老前輩面前是學生晚輩,他從事教育的年限幾乎等同我的年齡。一個人只要還在學習,學習對待生命的態度、學習在世 界生存的技巧、學習生活中的誠意和勇敢,那麼這個人就一直有自己的未來,所以可以做學生是一件很好的是。而「信」也就是學生之本。所有的這一切真的過時了 嗎?我剛才聽到我們那些年輕的禮生,大家用幼稚的聲音,輕輕朗誦君子的三達德,就是「仁者不憂、智者不惑、勇者不懼」。我們來看看,今天說做個君子容易 嗎?孔子是個謙和的老師,他在當時就跟學生說:唉呀!君子不難做,「君子道者也,我無能焉!」對不起啊,我自己做不到,就是這三點。在廿二十一世紀我們剛 剛經歷過的這一切,讓我們看到人們的憂、惑、懼,只有比過去更甚、更加放大。這個世界上有多少負面情緒正在襲擾著我們,那些憂思、憂傷、憂恐,那些迷惑、 困惑、誘惑,那些恐懼、畏懼,鋪天蓋地而來。但是這些負面情緒有一個密碼,就是大家看,我們「憂」裡面有顆心,「惑」下面也是有顆心,「懼」是有個束心旁 的。「憂」、「惑」、「懼」,這些東西只能透過一種東西打垮我們,那就是作用於我們的內心。你的心靈被它擊垮,你就陷入這個凌亂嘈雜的世界。

寬則得眾,明心而見性

張貼者:2009年11月8日 下午6:53mosy@chhs.hcc.edu.tw   [ 已更新 2009年11月8日 下午8:02 ]

        但是「仁」、「智」、「勇」又是幹什麼的呢? 就是叫我們的心更強大。其實「仁」這個字是中國儒家最核心的一個字。在不到兩萬字的《論語》裡面,它出現了一百九十多次。這個字簡單吧?即使我們臺灣教材 用繁體字,你也找不到更複雜的寫法。它就是單立人、一個二字。這麼簡單一個字,在中國民間有一個解字的方式,叫做「二人成仁」。什麼意思呢?就是一個人在 那裡冥思苦想:「我怎麼為社會做事?」「我有什麼志向?」,這都不夠仁愛。仁愛一定是你和他人之間構成的關係。只有你跟另外一個人在一起,就看出來你是不是一個仁愛的人。如果你心中有仁愛,你就算在路上,一個陌生人也會覺得你是一個笑語春風的人。但是一個內心沒有仁愛的人,不孝敬自己的父母,這種人也大有人在。所以「仁」字是個核心。那麼,仁愛對今天這個世界來講,做起來難嗎?孔子的學生問他說:「什麼叫仁愛?」孔子說兩個字,他說「愛人」。那學生就舉例 子說:「博施於民而能濟眾,何如?」說老師我好好的去廣愛大眾,我有足夠的能力金錢,我去接濟每個老百姓,我算仁愛嗎?孔子說:你的境界太難了,那哪是「仁」呢?那是「聖」呀!你以為堯帝、禹帝能做到那麼高嗎?完全不必要的。然後孔子就這樣講了段話,他說:什麼是「仁」呢?「己欲立而立人,己欲達而達 人。」每一個自己在世界上都想安身立命,那麼用自己的心去幫助別人,我們一塊兒立起來,這就叫「己欲立而立人」。立住以後就想發達,那用發達自己的心,跟 別人一起發達好了,「己欲達而達人」。「能近取譬」,「譬」就是比喻的「比」。如:我們說剛才那些女孩像鮮花一樣,這就是比喻。那這裡的「比」是什麼意 思?就是將心比心。跟誰去比呢,「能近取譬」,離你最近的人。在家裡要吵架的時候,跟你的家人換位想一想。然後在自己的團隊裡、社區裡、跟自己的同學有摩 擦,替他想一想。跟最近的人眼前事將心比心,可謂仁之方也。孔子說,這就是仁義的方法,就這麼簡單。

        其實,仁愛是一件簡單的事。中國的聖賢對君子的要求蠻寬容的。他對事的要求高,但君子是普通人能做到的。中國古人要求士像剛才曹會長說的,「士不可以不弘 毅,任重而道遠」。以仁愛天下為己任,那還不重嗎?死而後已,那還不遠嗎?這是要求知識份子。但要求一般的老百姓做個君子,他從來沒有讓你犧牲個人利益, 做到「己不立而立人,己不達而達人」。他要求的,無非是「推己及人」。我喜歡的事情,順便搭一把手幫別人做了。我不喜歡的事情呢?大家很熟悉了,「己所不 欲」,怎麼樣呀,「勿施於人」。所以中國儒家無非講的就是這樣一種真心所在。

其實,「仁」是有它實踐標準的,我們今天想一 想也不難,我想大家朗朗上口,背誦《論語》背得都很熟悉了。我們如果真在行為層面上去考慮,也覺得不難。學生去問孔子,你跟我講一講這個「仁」字,我要怎 麼才能夠做得到?行為層面上,給我一個描述。那孔子就講說,有五點行於天下,仁就做到了。哪五點呢?就是「恭」、「寬」、「信」、「敏」、「慧」。這五點 我們大家看,對今天是不是很適用?首先是「恭則不侮」,「侮」是單立人、侮辱的侮。什麼叫做「恭則不侮」?就是一個生命,想要保持自己的尊嚴,那就首先對 世界、對自然、對他人,保有發自內心真誠的恭敬,那你的生命是沒有人可以侮辱的。一個每天劍拔弩張、自我中心、強調個人的那種私欲無限膨脹的人,在世界上 最容易自取其辱。

其實,有很多同學問過我,當代教育跟我們古代 教育理念的衝突。有很多年輕的學弟、學妹們講,「孔子那時候的人講究要謙恭,而我們這個世界是競爭的,如果我們都那麼謙恭,沒有我的職位呀!我怎麼能不去 跟人爭呢?」其實,真正恭敬的人,內心是有自信的。一個人的自信來自於他的能力,「能力」是要在內心柔軟涵養的,並不一定是表現為表面的攻擊性。我看到過 一個很有意思的寓言,講一位武士,他路過一家弓箭行,看到有一口非常完美的弓箭樣品在那個展品櫃上,他就衝進去跟老闆講說:「這個雕工還有它的木質都是我 想要的,我就要你這口完美的、繃起來的這一口了。」那個老闆跟他講說:「你看我身後還掛著很多鬆鬆垮垮的弓,你買它們吧!別買那個了。」他說:「那些都不 好看,我只要這個繃起來的這一口弓。」這個時候賣弓箭的老闆就跟他講說:「樣品就是樣品,那是我放棄的一口廢弓。因為它沒日沒夜劍拔弩張,表現的很完美, 一副競爭的樣子擺在那裡,那是給人看的,你以為它還能用嗎?那個弓弦早就廢掉了。你看掛在牆上的弓,它表面是柔和的,它是充滿了韌性的,但是你真正用的時 候,一旦拉起來、一箭出去,可能就是百八十米。」這就是我們的生命。今天我們認同社會的競爭,但不意味著我們充滿攻擊。柔韌在心,生命涵養,這實際上才是 我們對世界的誠意。

孔子說的第二個字是「寬」,他說「寬則得眾」。誰寬闊、寬容,就會得到最多大眾的擁戴。什麼是「寬」呢?「寬」跟我們現在宿舍的寬度、房子的寬度,關聯不是太大。「寬」其實是一個人的內心看世界 用什麼樣的眼光。我想大家讀書都會了解一個人,就是蘇東坡,蘇東坡有一個很好玩的筆記本裡的故事,說他跟自己的好朋友佛印兩個人參禪,坐在那裏呢,蘇東坡很智慧,他就瞬間對佛印說:「你看我像什麼呢?」佛印看看他說:「那你端端正正坐在那裡,當然像尊佛囉!」蘇東坡就哈哈大笑:「你看你這個大胖子在那裡一 攤,我看你像一堆牛糞。」

        說完以後他很得意,回到家裡就跟他那才女妹妹蘇小妹炫耀說:「我今天佔了大便宜。」蘇小妹一聽就跟他哥哥講說:「你這樣子還參禪嗎!你不懂得佛家講『明心而見性』,就是一個人心裡有什麼東西,他的眼睛才看得見。你看佛印說你像尊佛,那說明他修練的這個人, 內心是柔和的、慈悲的。他看人人都有他的好處,他寬容,他才能說你是尊佛。你說人家是牛糞哪!那你問問你自己的心裡到底有什麼東西吧?」其實呢,大家想一 想喔,在你們的同學裡面,你們可能都會見到有人看誰都不好,對人人都挑剔指摘的人。其實一個抱怨成為習慣的人,那真正不幸的是他自己。就是他擁有了什麼, 他都不快樂、不幸福,他走到最美的地方,他都能挑剔那個地方的垃圾。所以改變自己的心態,有時候就會改變生活,因為你寬了,眾人就會擁戴你,這就是「寬則得眾」。

老者安之,朋友信之,少者懷之

張貼者:2009年11月8日 下午6:48mosy@chhs.hcc.edu.tw   [ 已更新 2009年11月8日 下午8:03 ]

        那麼孔子講的第三個字就是我們忠信的「信」字。他說什麼是仁愛?叫做:「信則人任焉。」「人」呢是他人的人,「任」是任命的任,「焉」指守信用的這個人。用我們今天的話來講,就是在當今世界,誰守信用,誰的職業生涯就寬廣。

       我想高老前輩比我會更有感受。我自己教書這些年都會感覺到,我的學生畢業以後前一兩年是 專業堅持,做得非常優秀。但是十年、二十年下來,做得最好的不見得是當年專業最好的人,而是人品最好的人。有一些專業資質平平,甚至有些笨,但是他為人篤 誠守信,能用自己的名字守住這份信譽,交給什麼事情,都一步一步的往前走,你看看職業生涯走二十年,這種人會走得很遠,這就是「信則人任焉」。所以一個信 字,小到個人的信譽,大到國家的信念。這個是從安一個民心到安一個國家民族,都是最重要的。孔子的學生曾經問他:做政治要有哪些條件呢?老師說:也很簡 單,就是三件事,叫做足兵、足食、民信之矣。你要有國家機器保護大家吧?你要有充足的物質基礎來消費吧?另外就是大家要有一個信念。學生說:不行,三條也 多,此其三必去其一,去何?你要給我去掉一條。老師說:那就去兵,我們不要國家機器了。學生說:還不行,還得再去掉一條,孔子說:那去食吧,我們就沒物質 了,沒糧食了,又怎麼樣呢?自古皆有死,民無信不立。也就是說,最不可缺的就是一個「信」字。「信」字是這個社會的基石,不管我們的制度、法律發達到何種 程度,其實公民之間的口碑還是更為重要的。這就是中國人,中國人的觀念口耳相傳,對一個人的教化最重要。所以昨天高老前輩跟我說了一句特別普通的話,就是 忠信學校要教什麼呢?他就說:「我要教好孩子。」他說我忠信最驕傲的事,就是四十年了,沒有一個犯法的,警察局沒有我忠信學生的案底。我想,做為一個老教 育家太驕傲了。教好孩子如此簡單,忠信就是這麼一個基礎嘛。

所以你說「信」,就有職業生涯,但是有「信」 還不夠,還要有智慧。所以孔子又跟學生講仁愛的第四點叫「敏」,敏銳的敏。他說「敏則有功」,誰敏銳、敏捷、用心,你做的才不是無用功,你才能夠真正把力 量花到真正建功立業的地方。等到「信」和「敏」個人都做到了,一個人力量不夠,要帶團隊了。那麼第五個字叫做「惠」,他說「惠足以使人」,跟他人有慈惠之 心,凡事分享,那就能得到忠臣死士,為己所用。淺層次的慈惠是物質利益,深層次的慈惠是價值認可,就是把每個人有什麼價值都看得到。其實中國的儒家,有很大的智慧,就是他能知人善用,看到每一個人的好處。所以孔子曾經說過:「君子可大授而不可小制,小人可小制而不可大授」,他從來沒有說這個世界只用君子、不用小人。他說的交給君子的那些事,可以是沉默剛毅的,一個獨自的大事,你別用八面玲瓏的小聰明去試探他。但這個世界上,總有一些八面玲瓏小聰明要有人做,但你別交給他大事就是了。所以世界上的人都是可用的,有慈惠之心,見到每個人的價值,那麼我們這世界就沒有廢物可言了。所謂廢物,不過是放錯了地方的 財富。當你能帶起一個團隊的時候,我們想一想,仁愛不就做到了嗎?

孔子說的仁愛,從五個方面,他給我們做了一個 很詳細的描述。我們每個人都能描述出我們的行為準則。恭敬別人,自己的生命就有尊嚴,「恭則不侮」。寬容別人,就能得到眾人愛戴,「寬則得眾」。這兩點所 講的其實就是做人的修養,那麼「信則人任焉」。「敏則有功」講的就是做事方法,「惠則足以使人」講的就是做官的態度。那做人、做事、做官,這不是我們在這 個世紀每個人職業生涯中,都要面對的事情嗎?從這個立場來講,我想孔子就不過時。他給我們遠大的理想,讓我們能夠擔當天下,但同時他會給我們鋪好道路,讓 我們能夠走得穩當,不僅成功輝煌,而且心存溫暖。子路和顏回跟老師在一起談人生理想,談了很多很高、很大的抱負,忽然見到老師沒有講話,就問老師說:那你的理想是要做什麼呢?孔子只說了三句話,他說:「老者安之,朋友信之,少者懷之」。他說無非因為有我在,讓我的父母長輩得以安頓了;因為有我在,我周圍的朋友能多一分託付和信任;因為有我在,讓年少的孩子覺得是個榜樣,能經常追慕緬懷。夠了,這就是一個人的人生。其實大家想想,不管以後我們擁有什麼樣的功 勳跟顯赫的地位,你永遠不能擺脫的是跟這三種人的關係。人人都有生我養我的父母、長輩;都有自己的兒女晚輩;也都有一生相伴相隨的朋友。今天人不缺少成功,但有時候成功的很蒼涼。我們有個詞叫「燈下黑」,就是叫大家看那麼亮的聚光燈,這個燈光芒萬丈。那裡的燈可以打到這裡來,你看燈罩底下那一塊是黑的, 燈罩底下它照不到。我們人生的價值有時候放射到整個社會上,但是自己的老人、孩子、朋友,往往顧不上。所以說人生成功,不一定溫暖。聖人告訴我們的就是: 你要成功,你還要溫暖。人生一定要擁有那些從倫理出發的幸福,這才是中國人的生命價值。所以你說,這些東西它簡單嗎?簡單到我們每個人身處其中。它複雜嗎?它複雜到一生踐行。所以做到這些仁愛的人,當然憂傷可以少一點,那麼再用你的智慧來去掉你的迷惑。

因為懂得,所以慈悲

張貼者:2009年11月8日 下午6:46mosy@chhs.hcc.edu.tw   [ 已更新 2009年11月8日 下午8:04 ]

        什麼叫智?孔子的回答又是兩個字,說:知人哪!你要了解人,這兩個字太有深意了。我們今天用google、 用百度,我們去搜索吧。這個世界上關於天體物理、關於生物化學,你能一下子搜到上千萬條的辭根,但我們永遠沒有一個心靈搜索引擎。我們最難做到的,就是進 入人心的每一條紋路,去了解他生命深處隱密的歡喜和憂傷,看清他所有歷史的成因和關於他未來的夢想。我們還不要說你知道世界的人、知道團隊的人,我們就每 個人問問自己,我自己身邊那幾個親人,我了解嗎?你當然可以說,這幾個人是世界上我最愛的人、我最用心的人,但「愛」都不一定意謂著了解。我看到過一個很 好玩的故事,說有一對漁村的夫婦,兩個人少年結髮,相親相愛,他們倆一輩子就沒有互相提過什麼要求,更別說吵架紅臉。這個妻子特別賢慧,每天把丈夫打來的 魚挑出來最大、最整齊的一條,斬去頭尾,中段或紅燒或清蒸,弄得整整齊齊,舉案齊眉端上餐桌,自己在廚房裡胡亂的燒點魚頭魚尾吃了就算了。這個流光一過幾 十年,他們就是這個世界眼中的模範夫妻,相親相愛。等到兒女長成,老夫妻暮年相對,有一天這個老漁夫特別惆悵的嘆了一口氣,他說:「這一輩子我也沒有對你 提出過什麼要求,我現在不提就有點兒晚了,妳什麼時候給我做頓紅燒魚頭吃呀?我從小就最愛吃魚頭,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從娶了妳,我就一輩子沒有見著過魚頭。」他太太一聽,眼淚就流下來了,她說:「我從做姑娘的時候,就認為魚肉是世界上最好吃的東西,我就是因為愛你,所以我把最好的都做給你了,我吃了一輩 子不愛吃的魚頭,我也從來沒有想過你居然是愛吃魚頭的。」其實大家覺得這個故事好笑,但它也特別深刻,我們今天這個世界缺少的不是「愛」,而是「懂得」。 我們真正的物質也不是不愛,而是用自己的方式愛別人。

大家聽說過張愛玲的一句話,叫做:「因為懂得,所以慈悲」。人生的包容其實在於大智、在乎知人,所以孔子永遠都是知道不同的人的。什麼是因材施教?他對猶豫學生有對猶豫學生的教法,對果敢學生有對 果敢學生的教法。同樣的人問他同樣的道理,他可以講出不同的答案,這就是知人。孔子能夠透過表相去看到人心中深沈的道理。子路有一次激將自己的老師,說: 老師你這樣一個書生,「子行三軍,將誰與」?今天要讓你帶兵去打仗,你得挑誰呀?我們都知道子路最勇敢,他肯定想「老師要挑我吧?」,結果孔子說什麼?他 說:「暴虎馮河而無悔者,吾不與」。「暴」就是暴力的暴,大老虎的「虎」,「馮」寫出來是二馬馮,河流的「河」。暴虎馮河就是一個人勇敢的赤手空拳去打老 虎,然後沒有橋、沒有船,隻身游泳就要過大河,而且拍著胸脯說我死而無悔、我勇敢。孔子說:如果有這麼一個人來給我下軍令狀,我可不敢用他。大家知道,這 個世界上什麼都不怕的人是最讓人害怕的,你不知道他會捅什麼婁子。所以孔子說我要用什麼人呢?他也說了八個字的標準,叫做「必也『臨事而懼,好謀而成』者 也。」也就是說:一事交給你,你能有一種敬畏之心,覺得「唉呀,這是個事情,我要認真對待」,我要做研究報告、要收集數據,研究可行性,這叫「臨事而 懼」,但不要懼到不做。還有後四個字,叫做「好謀而成」,好好運用自己的智慧去謀劃它,最終一定要完成。也就是說:低調的去做人,高調的去做事。人的態度 不一定要劍拔弩張,但是把事情做到「信」字為先。所以以「忠」字做人,以「信」字做事,你就會是「臨事而懼,好謀而成」。這不是大智慧嗎?這一個世界上我 們要用什麼樣的人呢?還不要說大家都在讀書了。你看看現在多少成人世界,有很多長官最容易受迷惑,就是拍著胸脯立軍令狀的人,什麼事情馬上表態「沒有問 題,包在我的身上,一定完成」,不一定靠得住的。孔子反而說他不敢用,這就是智慧。

        再說勇者不懼。我們說知恥近乎勇、勇者不懼。 今天需要什麼勇敢?這個世界很不安寧,天災人禍什麼事都在發生。《莊子》上面講了孔子一個故事,說他帶著學生出去遊學,結果被包圍了,在「匡」這個地方被 宋人團團圍住。孔子一個人弦歌不輟,一個人在屋子裡低著頭彈著琴、唱著歌,頭都不抬。子路慌裡慌張的光噹推門進來,指著他老師說:「何夫子之娛」,您老先 生怎麼還娛樂呢?您看看外面這麼多人,可怎麼辦呢?孔子就淡淡的放下琴,叫子路來:「你過來聽我說。」他說:「子路呀,這個世界上有很多種不同的勇敢。人 固然要勇敢,但那些水中穿行不避蛟龍者,是漁夫的勇敢;白刃相交於前,視死若生,大義凜然者,是一個烈士的勇敢。這世界還有一種勇敢,就是每臨大事有敬 謹,處變不驚。你能做到泰山崩於前而不瞬,用自己的智慧去辨明是非真偽,弄清來龍去脈,坦蕩從容去度過風險,等待一個光明的結局,這種勇敢叫做君子之 勇」。所以孔子跟子路說:「有處矣」,我命有所致,你在一旁稍安勿躁。我命運怎麼樣,我自然知道,我又沒有得罪過什麼人,所謂「君子坦蕩蕩」也。孔子曾經 跟司馬牛解試過,司馬牛問他說:「老師,什麼叫君子?」孔子就說了四個字:「不憂不懼」,一個人沒那麼些憂傷、沒那麼些恐懼。司馬牛當時還不解,說:「哎 呀,難道君子不需要做事呀?」不憂不懼是為君子乎,那麼簡單呀?老師說:「內省不疚,夫何憂何懼?」一個人捫心自問,上不愧於天,下不怍於人的時候,我也沒有貪過別人小便宜,也沒有耍過小聰明,也不傷天害理,哪來那麼多的憂懼呀?所以這個時候,孔子就是不憂不懼在那兒說:「你稍安勿躁吧。」過了一會兒,宋 人敲門進來,作了一個揖說:「對不起呀,我們的仇人是陽虎,跟你長得太像了,我們弄錯人了,現在撤兵找他去了」,人家就走了。我看到這個故事,老在假設一 種結局:如果以子路的那種匹夫之勇,一看圍住了自己的老師,那麼不問青紅皂白,拔出劍來,先殺十個八個,最後一問是誤會,那又會怎麼樣?所以我們說「勇者不懼」。但真正的勇敢肯定和仁愛和智慧有關。

仁者必有勇,勇者不必有仁

張貼者:2009年11月8日 下午6:42mosy@chhs.hcc.edu.tw   [ 已更新 2009年11月8日 下午7:57 ]

        孔子有句話說得好:「仁者必有勇,勇者不必有仁。」一個真正心憂天下、仁愛擔當的人,他必定勇敢。因為不勇敢,他怎麼能走下去呢?可是一個光有勇敢的人,心中未必有大仁愛在心。所有這一切在這麼短短的時間裡面,我們不能講述更多。但是大家覺得遠嗎?我相信在我們的忠信學校,我所說的這一切都是大家耳熟能詳的。但是我們還要把它跟自己的生活融合在一 起,使它能夠成為我們內心的屏障。今天的世界很嘈雜,至是我們總有一個準則,就是:我的心在哪裡?我們說了:憂、惑、懼,都作用於心;仁、智、勇是拓展自 己的心。「忠」有心、「恕」有心,所有這一切就是從心靈出發,閱讀經典,重新來完成我們生命在文化中的成長。

我看到過一個好玩的寓言,說有一個哲學家,他每天都在思考一個終極問題:人跟世界是什麼關係?他總在那裡寫論文,有一天他正在寫的時候,他的小兒子在旁邊搗亂,他想打發這個孩子,看到手邊有一本舊雜誌,封底是一幅世界地圖,他就把地圖撕下來,扯成好碎好碎的一堆碎片,拿了一卷透明膠帶,交給那個小男孩,說:「你去旁邊那個小房間把地圖沾好,如果全部沾好了,爸爸給你五塊錢。」這小孩很高興,就捧著碎片跑了。他想:他一定能安靜兩個小時。結果不到20分 鐘,那個小男孩就拎著一幅沾著破破爛爛的地圖回來,說:「爸爸你看,我全沾好了!」這個哲學家一看,大吃一驚,真的沾好了,一塊都不錯。他說:「天哪,你 怎麼這麼聰明,你為什麼這麼短的時間能把這麼複雜的地圖給拼好呢?」那個小男孩就笑了,說:「爸爸,我發現了一個秘密,你這個地圖的背面是一個人的頭像, 我當然不知道世界長成什麼樣子,可是我起碼知道一個人長成什麼樣子吧?」他又說:「你把世界撕得這麼碎,我那裡知道哪個川挨著哪個洋,哪個山靠著哪個海, 我就把它翻過來了,我總知道鼻子眼睛在哪裡吧!我按照這個人把它沾好。」我就這麼想:當一個人正確的時候,他的世界應該也是正確的吧!其實我想,這就是我 們今天在文化中追尋的答案。文化不能改變世界,文化既不能讓這個世界不地震,也不能讓這個世界不刮颱風,但它改變的是我們面對世界的態度。它固然不能讓我們知道哪個洋、哪個洲零落的碎片起伏不定的時候我們如何併佔,但把那幅圖畫翻過來,文化能讓我們看清那個人的頭像,就是你自己按照你自己的內心,不憂不懼,坦誠篤定,有忠誠,守信譽,一生向前,這樣走下去,我想足夠從自己的心擔當天下的。

今天我非常感動,是我看到大家的制服,我進來 的時候我跟高老講,我說:這個世界是一個缺乏儀式感的散漫的世界,當我目睹莊嚴的時候,我從內心充滿敬畏。因為大家穿著這樣的服裝,從這裡出發走到世界上 是做什麼的呢?我們又要說到一個宋儒。宋代的張載在《西銘》中有四句話,我想他闡釋了什麼叫「士不可以不弘毅」。真正的知識份子要做什麼呢?他說「為天地 立心、為生民立命、為往聖繼絕學、為萬世開太平」。大家想想:我們今天如此年輕,我看到像(孔)維暄這樣的孩子,剛剛走出這個學校,要開始她的人生,但是 一顆心是在天高地闊中立起來的。一個人要為百姓生民擔當使命,古聖先賢的學問不應該成為絕世之學。用心闡發才是繼承,而傳下來不管我們這輩子看得到看不 到、做什麼業績,大家一起連起來,就是萬世太平。我非常感動,我站在這裡跟大家說這些的時候,我說到的每一句原文,宋(楚瑜)主席都在下面背誦,都是我說 了前兩個字,他就完整的背誦下來,我真的非常感動,我看著他,真的是要向仁厚長者深深致敬。一個人為什麼能在世界上有他的使命,有他的功勳?一個人必須從 純然超乎功利出發,才能真正建功立業。為功業而去經營的人成不了大事,所以那種天地之心往來穿梭。我們今天在背誦《論語》的時候,在鞠躬致敬的時候,在完 成開學典禮的時候,其實我們都在讓文化從我們的生命穿行而過,讓歷史選擇我們去承擔萬世太平。孔子說:「仁,遠乎哉?我欲仁,斯仁至矣!」仁愛之道離我們 今天的普通生命遠嗎?無非是心有所動,自己希望能夠親近它,它就到了。在這個典禮上,我們致意的時候,忠信在心,仁義在懷,一切不遠,道不遠人。我們都在 這樣的文化下學習成長,祝福忠信中學、祝福每一位學弟學妹、祝福我們中國人最好的未來,謝謝大家。

1-6 of 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