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‎ > ‎中華文化大講堂‎ > ‎

2009年9月27日孔慶東博士演講

中和致美,禮運大同

張貼者:2009年11月8日 下午6:25mosy@chhs.hcc.edu.tw   [ 已更新 2009年11月8日 下午8:05 ]

        各位尊敬的師長、嘉賓,恕我不一一唱名了,朋友們、同學們,大家好。孔子曰:「有朋自遠方來,不亦樂乎。」我想呢,作為從遠方來的朋友自己,應該是非常快樂的,所以孔教授曰:「來自遠方的朋友,亦不亦樂乎。」(掌聲)

我非常高興在這個金秋時節,從北京來到新竹, 從我們北京大學的未名湖畔,來到寶島台灣。就在此時此刻的北京和山東,已經是秋風送涼,早上要穿夾衣,晚上要蓋夾被。如果我們再往北走,走到黑龍江的大興 安嶺,或者是新疆的天山,可能有的地方已經下雪了,「胡天八月即飛雪」。而萬里之遙,我來到寶島台灣,居然感到很熱,炎暑未退,甚至還有幾分濃得化不開的 春意。我就想起白居易的詩:「長恨春歸無覓處,不知轉入此中來。」看到這個一路上兩側都是翠綠,我就想到春天從來就沒有從中華大地上消失過,在這裡消失 了,在那裡還可以找到,一年四季都不會消退。大家今天都是經常旅遊,如果你環遊華夏大地,會領略到春夏秋冬各個季節的景物風貌,而這一切呢,又是如此和諧 的相互搭配,相互過渡,構成一幅雄奇壯麗的祖國山河圖畫。假如你在神州大地遊歷過二十個省區,剛才這個高老先生講他到過中國的任何一個地方,他雖然不是直 接去風景區,他是去辦教育,但是我想:他自然而然的會領略到各地的風貌。因為每個省區,都有獨特的地理、歷史、風土、人情、方言、美食,在中國遊歷二十個 省區的感受,要超過到西方遊歷二十個國家。但是大家彼此都不同,為什麼能夠和諧共處,彼此交融?中華文明為什麼能夠形成這種局面,其他民族不能形成?其他 民族會打得一塌糊塗,最後有很多古老的文明就滅絕了。我們現在一開口說四大文明古國,或者五大、或者六大,唯一綿延不絕的只有中華文明。此中蘊含著何種玄 機?我們當代人能夠從中受到什麼樣的啟迪?這恐怕許多煌煌論著、許多學者加起來才能夠論述,我自己可能沒有這個本事。今天早上下起綿綿小雨,我想這可能是 孔子在天之靈,給我們一點啟迪。我們試圖從孔子思想中,掬起這麼一泓清水,來領略一下我們中華傳統文化的綿長深遠。

孔子,一提起來很偉大,聖人啊,離我們好幾千 年了。但是孔子離我們並不太遠,孔子所生活的年代和今天也多有些類似。我們今天一開口就說我們處在一個全球化的時代,其實孔子那個時候也是全球化時代,只 不過那個時候地球比較小,不是到處都充滿了國家,這每一吋土地都有所屬。我們今天說的幾大文明古國,有的還互相不來往、還沒有國家呢。我們今天屹立在世界 上的很多所謂強國、大國,那個時候可能還沒有人,可能還是猴子的天下,一群猴子在樹上,早上起來「Good morning」、「Good morning」。 這是那個時候的世界。但是我們不要把它想得太美好,那個春秋時代,各國互相征伐。有人說春秋戰國好啊、百家爭鳴,特別是知識份子,都喜歡春秋戰國時期,我 也想活在那個時代,憑三吋不爛之舌,身掛六國相印,周遊天下,何其風光!但是我們不要忘了,這個知識繁榮的背後,是民眾百姓生靈塗炭,有很多的政治家,為 了自己小集團的利益,把天下搞得烏煙瘴氣,人民不管你百家也好、千家也好,人民需要什麼?人民需要和平,人民不需要戰爭,人民不喜歡今天宋國打楚國、明天 楚國打宋國。在座的正好有我們宋楚瑜主席,宋楚瑜主席的名字非常好,「宋」是北方的一個國家,「楚」是南方的一個國家,「瑜」是美玉的意思,無論南方還是 北方,都是一塊文化上的美玉,南方和北方可以組合在這樣一個美妙的名字(掌聲),假如宋國和楚國天天打起來,這塊美玉就打破了。所以,人民是不希望國與國 之間互相連年征伐。可是事實不是如此,事實是春秋無日不戰,各個諸侯的統治者為了小集團的利益,互相攻伐,那麼它會影響到社會風氣,社會上充滿著殺伐之 氣。我們讀一讀《戰國策》,讀一讀《春秋》,讀一讀《史記》,看看那個時候,社會上有殺氣,人們的精神世界充滿了殺機。今天很多同學們喜歡看漫畫、動漫, 我小時候看的連環畫,上面是圖、下面是字,現在不是這樣子,現在是下面沒有字了,都是畫,然後從人物的嘴裡出來一個字:「殺」!所以我看到這個,我的心裡 有一點不愉快,為什麼從小就要給孩子灌輸這樣的觀念呢?我想想,(春秋)那個時候是不是和今天有些相似,有些大國搞霸權主義,強迫別的國家按照他的意志去 生活;在國家的內部,也經常有爾虞我詐、政治動盪,人人沒有安全感:窮人沒有生存的安全感、中產階級沒有事業的安全感、即使富人、達官貴人,他也沒有財富 的安全感,他天天想著要把財富轉移出去。大家過得其實都不好,孔子就生活在這樣子的時代。其實誰願意當英雄呀?誰願意當聖賢呀?誰都想過一分安分的日子。 但是聖人和我們的區別在哪裡呢?聖人有「不忍之心」。聖人不忍,他不忍看人民這樣子、不忍心看到禮崩樂壞、不忍心看到本來好端端的人,像野獸一樣,充滿殘 忍。所以孔子和其他思想家一樣,不斷思考人類生活的「正道」在哪裡。這些思想家得出了些不同的答案,譬如說老子講的「和光同塵」、譬如說墨子講的「兼愛非 攻」,都各有道理。而孔子對於處理社會矛盾這樣一個問題,他給出了一個得到最大多數後人認同的,並且在世界都被認為是、都被證明是顛撲不破的答案,這就是 「中和致美」的思想。這個概念的中心字就是「和」。去年北京奧運會上,推出了那個大大的那個字「和」,「和」這個字太了不得了,我們不用講那麼高深的道 理,就在我們最庸俗的人類活動中,打麻將中,贏了叫「胡了」,「胡」就是「和」,它已經深入人心到這個地步。

禮之用,和為貴

張貼者:2009年11月8日 下午6:22mosy@chhs.hcc.edu.tw   [ 已更新 2009年11月8日 下午8:05 ]

        那麼講起孔子的文化,我並不是權威,剛才開始 的時候我看到同學們演的節目非常好,同學們對於孔子思想所熟悉的程度不亞於我,我剛才聽很多的領導和嘉賓的講話,他們也都很熟悉。剛才我們的同學們也引用 了〈學而〉第一篇中第十二章的那段話,剛才高天極博士也講,『有子曰:「禮之用,和為貴」』,這一段話我想只要開個頭,大家都能背下來了,是吧?『先王之 道,斯為美,小大由之,有所不行,知和而和,不以禮節之,亦不可行也。』很多人都知道這句話,但是知道了卻不能融入自己的生命,不能付諸實踐,不能做到像 孫中山先生所講的「知行合一」,那有什麼用呢?如果把這些東西都背下來,然後考試的時候得到了滿分,是不是證明了我們中華民族就強大了?不是這樣的。我們 今天在弘揚傳統文化,大家都在誦讀經典,其實我們想想,明朝、清朝的時候不就這樣了嗎?那清朝為什麼亡了呢?五胡亂華的時候,不也是這樣嗎?那個時候為什 麼亡了呢?就是因為僅僅知道辭章、僅僅知道語言,還不算數。僅僅知道這些口頭語,不能叫「知識份子」,只能叫「知道份子」。所以我們不能滿足於做一個「知 道份子」,要做「知識份子」。怎麼樣做知識份子?就是要把這些話融入到學業中。所以我不揣冒昧,以我粗淺的學識來簡單的分析一下這幾句話。

「和為貴」這三個字,已經成為我們中國人的口 頭語了。兩個同學吵架,別人會勸你:「不要吵了,和為貴。」兩個公司發生糾紛,別人也會那麼說:「和為貴嘛!大家都讓一讓,在利益上讓一讓」,現在有一個 詞叫「雙贏」,「雙贏」就是和為貴。我們海峽兩岸在冷戰時期彼此對立,互相都說對方的人民過著地獄般的生活,相互的媒體都在彼此進行妖魔化,後來我們互相 交流後,發現不是這麼一回事,雙方都有優點、有缺點。那麼我們現在能夠互通往來,以和為貴,大家都很高興,可見「和」是一個好東西。但是這個「和」是不是 就是不講是非善惡、不分青紅皂白呢?這個「和」到底是什麼?是不是意味著萬物都沒有區別了,大家都一樣?比如說考試,現在流行一種據說是從美國來的「快樂 教育」,我不知道人家美國是不是這樣子,就是這個老師和學生是一團和氣,老師不能管學生。比如說一個考試五道題,都答對了給滿分,錯了一道也給滿分,全部 都錯了是不是也給滿分?或者說他的答案是抄襲的,是不是也給滿分?這叫不叫「和」?我想還是回到孔子的原文來看。孔子講:「君子和而不同,小人同而不 和」,這句話很簡單,但是太經典了。我說孔子為什麼是語言大師?孔子沒有寫過論文,孔子從來沒有寫過一篇煌煌巨著、兩萬字的論文,《論中國文化的主要特 點》,那是我們今天這些沒出息的教授幹的事,孔子不會這樣做,孔子說的話都很簡單,輕輕的一句話就把意義凸顯出來。「和」不是「同」,「同」也不一定 「和」。小人們喊「同」啊,小人們想得都一樣,小人的心思都一致,但是他們勾心鬥角,甚至為了一點小小的利益會互相謀殺。為什麼勾心鬥角?恰恰因為他們 「同」,他們思想是高度一致的,一致幹什麼?都想著損人利己。在這個方面,他們是一致的。同學們如果有讀過金庸的小說《天龍八部》,或者看過電視劇就知 道,《天龍八部》裡面有一個派,叫星宿派,丁春秋是他們的頭子。在那個派別裡,師兄弟之間都要彼此仇殺,因為互相要防範,誰打架最厲害,誰就是大師兄。不 是按禮節排的、不是按年紀排的、不是按道德排的,是按殺人手段的高強來排的。所以大家心思都一致,都想當那個大師兄,那就互相打、互相殺,所以阿紫和她大 師兄彼此都是冤家。那麼君子,君子不是這樣的,君子們恰恰互相不「同」,我和高老先生、我和宋楚瑜主席,我們可能在很多方面我們想得不一樣:我們的專業不 一樣、我們的趣味也不一樣,彼此的思想、知識專業、興趣可能都不同,但是大家在這個基礎上能夠互相理解、互相包容、互相尊重,再進一步是互相支持,特別是 給對方發言的權利。比如說四川人喜歡吃辣椒,上海人喜歡吃奶糖,不要緊、不要互相歧視,大家可以做好朋友,甚至可以結婚,可以丈夫喜歡吃辣椒,太太不喜歡 吃;還可以互相調侃、互相開開玩笑,但是不是真的攻擊。昨天我去參觀了台北的故宮博物院,我也開玩笑說:唉呀,台北的故宮太小家子氣了,你看我們北京的文 物都拿到這裡來展覽了,這裡有一個雍正展覽,我們拿了三十七件古物來,我說你們要把你們的東西拿到北京給北京人民看好吧,北京人民跑到台北來好不容易,我 說你們太小家子氣,但是我這是開玩笑,它並不影響我對台北故宮博物院文物的尊重,那都是我們的國寶,我們彼此都承認人家有好東西,但是我也有好東西。

我在韓國的時候,我曾經在韓國任教兩年,韓國 朋友跟我說:「我們現在不敢吃狗肉,因為當年辦奧運會的時候,美國就攻擊我們,美國批評我們說我們吃狗肉是不道德的、不文明的,文明的人不能吃狗肉,狗是 人的好朋友,所以韓國的狗肉館都關掉了,我們都是文明人了,不吃狗肉」。我說:「那美國人吃什麼肉啊?」他說美國人吃牛肉,我說吃牛肉就是文明、就不野 蠻,我說你讓美國人到印度去問問,讓印度人評價一下吃牛肉是什麼行為,那在印度牛是神聖之物啊,牛也是不能吃的,吃牛也是野蠻的啊!我說你讓他到湖南、廣 東、台南,問問那些用水牛耕田的農民,他們捨得吃牛肉嗎?人喜歡吃什麼、不喜歡吃什麼,是受到他的生產條件影響的,美國已經超越了農耕時代,他們的狗已經 沒有用了,狗都是玩物了,寵物狗當然不能吃,我說你們吃的不是寵物狗。所以這只是彼此生活形態上的不同,不能以這個來攻擊人家的道德、攻擊人家的人格。天 地萬物本來就是不一樣的,就是千姿百態。像我們這個新竹這裡,有山、有海、有工業、有科技、有教育,也有政治家。那大家天、地、人,不是和諧嗎?不是互相 吸收、互相轉化嗎?「和」這個問題,大自然已經給我們做出了最好的榜樣。古代的聖賢不是從國際中推出要「和」的,是觀天地、「省」,反省。《中庸》裡面 說,剛剛同學們已經背了,「中也者,天下之大本也;和也者,天下之達道也。致中和,天地位焉,萬物育焉」。天地就是中和的,太陽和月亮不一樣的,山岳和海 洋不一樣的,但是共同組成了世界,不是很美麗嗎?所以說「和」不是大家一樣,不要緊,你如果要求人們都一樣,這就違背了「和」。「和」是讓不同的事物和平 共處,特別要強調這個不同。任何一個系統裡面的元素都是不同的,如果我們講哲學論、講系統論的話,做到了「和」,這個系統就有生命力了、就欣欣向榮了、就 蓬勃發展了。

「和」,不偏之謂中;不易之謂庸

張貼者:2009年11月8日 下午6:16mosy@chhs.hcc.edu.tw   [ 已更新 2009年11月8日 下午8:07 ]

        我在北京大學,從文科讀到博士,現在又當了很 多年老師,快三十年的歷史,我講一下北大的校風、北大的傳統。我們今天所說的「北大精神」,是來自於我們的一位老校長蔡元培先生。蔡元培先生對北大做出最 大的貢獻,就是他讓北大具有了一種兼容並包的精神。「兼容並包」,這四個字歷經風吹雨打,不論政治發生了什麼樣的變化,在北大人的心目中,永遠想兼容並 包。在北大的課堂上,你可以講社會主義、你可以講資本主義,你也可以講封建主義,什麼主義你都可以講,但是不管你講什麼主義,要允許人家批評、允許人家反 駁你,不要把自己講的當成是絕對真理,學術自由,當然要言之有據,不能胡講胡說,不會有行政干涉你,但是學生會反對你。在五四運動的時候,北大的陳獨秀、 胡適、魯迅這些人,他們講個性解放、講科學、講民主,好像是主流,但是我們要知道北大裡不光是這些人,舉一個例子,北大有一個老教授叫辜鴻銘,大家可能都 知道,辜鴻銘講尊王攘夷,辜鴻銘對西方文化瞭解的非常透徹,但是他反對西方文明,他認為中國文明可長不朽,他甚至要走極端,要把中國的一切都說得特別好, 當時已經是民國了,但是辜鴻銘老先生留著一條辮子,老頭子留著一條細細的辮子,很難看喏現在看來。不但他留辮子,他有一個黃包車夫,他那個車夫也留個辮 子,全北大就他們兩個留著辮子,每天那車夫拉著他來學校上課,他的車夫坐在旁邊,他講著講著,那車夫跑出來給他倒一杯水。所以這是當時北大很奇怪的一景。 凡是人們提倡的新思想,他都反對。比如說那個時候講男女平等、反對一夫多妻制,這個辜鴻銘先生他就主張一夫多妻制,人家說:「為什麼你要主張一夫多妻制 呢?」他就說:「你看,我這個茶壺,一個茶壺就要配四個茶杯嘛!一個茶壺配一個茶杯就不配套。」所以人們把他當成笑柄,於是社會上有人就反對他,有人給蔡 元培校長寫信,試問:北大怎麼能夠容許一個封建遺老當教授呢?這不是北大的恥辱嗎?蔡元培校長回信說:「我聘請辜鴻銘先生當教授,因為他英國文學造詣很 深,他在北大是教英國文學的,他會很多國的外語,他的學問可能比陳獨秀、比胡適還要好。你們如果發現他英國文學教得有錯誤,我們可以解聘他,但是他的思想 是自由的,你們不同意他的思想,你們可以跟他辯論。」我舉這個例子,是提醒我們:這就是北大精神、這就是兼容並包精神,在這裡就包含了一種融合的態度。我 們北大學生有一個拿手的節目,就是一個話劇,叫《蔡元培》,演蔡元培的時候,就把兼容並包、萬物並育的條幅掛在這個舞台上。我們今天的北大仍然在延續這種 精神,老師同學思想不同,但是彼此要尊重,彼此是和諧共處的。我講課,學生可以不同意我的意見,可以下課來跟我探討,但是上課要認真聽,不要擾亂秩序就可 以。我們回到《論語》的那一句話:「禮之用,和為貴」,就可以明白:在人際交往中,「和」是最可貴的精神,大家有了「和」,很多不必要的糾紛,是可以避免 的,所以才說「先王之道,斯為美」啊,前輩傳給我們好多好東西,但是「和」可能是最可寶貴的東西。         那麼這樣強調「和」的價值、強調它的重要性, 我們要注意:我們不能把它強調到唯一的程度,不能說「和」是解決萬事萬物的唯一途徑。有子那句話裡還有一句很重要:「有所不行」哪,世界上並沒有放諸四海 而皆準的、永恆不變的道理。世界是複雜的、是變動的,我們中華文化有一個根,叫「易」,《易經》的「易」,「易」是變動的,陰陽要不斷的轉換,一味求和, 教條主義的為「和」而「和」,是不可能的。比如警察要抓小偷,小偷說:「大哥,算了吧,咱們和為貴吧,你不要抓我」,那可以嗎?那是不可以的。這樣的條件 下,「和」是不能夠達成的。狼要吃羊,羊說:「你幹嘛要吃我呢?咱們都是生物,咱們和為貴嘛,你就別吃我了,咱們一起吃草就好了。」這也是不可能的,狼會 說:「別來這套,少廢話,我就是要吃你!」那麼這個時候不能達到「和」,是不是說「和」就沒有用了呢?非也。一隻狼與一隻羊之間不能和,是因為「和」的條 件不具備。「和」是需要條件的,「和」的前面經常加上一個字,叫「中」,「中和」,把「和」的意義就界定了,「中和」是要恰到好處。「中和」不是平均,不 是各打五十大板,「中和」是要找到一個類似於我們科學上講的黃金風格點那樣的東西。它是動態的,它很難一言以蔽之,經常要用感性和理性結合起來的一種狀 態,去把握它類似於我們漢語所講的一個詞叫「火候」。我們經常說「火候」如何,「火候」本來是炒菜用的,是烹飪用語。  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我曾經兩次到德國去開會,德國是世界上最認真的這樣一個國家,德國人辦事非常認真,他們接待我們,每一個細節 都考慮得非常周密,幾乎要達到我們忠信學校的水平了,每個細節都考慮到了,包括我們吃什麼飯、吃什麼菜,他們在我們去之前的兩個月就培訓廚師,他們知道德國菜很難吃,知道中國人吃飯要求很高,所以他們準備了廚師給我們做中國菜,他們把中國那個做宮保肉丁的圖像全部反覆的看,然後就調查了做宮保肉丁需要多少 克花生米、多少克肉、多少克青椒、多少克鹽都研究了,溫度是多少、鍋的大小,都用天平量好的。但是我告訴大家,他們做出來的中國菜,沒有辦法吃(笑),太難吃了。所以德國朋友很不好意思,他說這個可能是不是我們很多人技術細節沒有辦法過關啊、沒有達到啊?他們就進一步來請教中國的廚師,但是中國的廚師說不 清楚。他問:「你們的菜,我看你經常拿一個鏟子在翻動,一共要翻多少次啊?」中國廚師不知道翻多少次,就說:「看火候吧!」什麼叫「看火候」,他不懂。其 實在炒菜的過程中,就滲透了中華文明中的「和」的思想。

「禮」,超越形式、發自內心對他人的關愛

張貼者:2009年11月8日 下午6:05mosy@chhs.hcc.edu.tw   [ 已更新 2009年11月8日 下午7:45 ]

        中國人把很多職業都看成相同的,廚師、中醫、武術大師、搞政治的,他們看的都是相同的。有一個話劇叫《天下第 一》,講北京烤鴨。做北京烤鴨的道理,和當國家總理的道理是一致的。國家總理就是把國家的五味調和起來,酸甜苦辣鹹,調和好了,你就是總理、好總理,好總 理就是國家的好廚子、就是好廚師。所以這個「和」字是恰到好處,它需要條件。那麼要知道恰到好處,就要知道極端在哪裡,不要急組、不要急用,但你知道什麼 是急組、什麼是急用。孔子做事情,他經常說「扣其兩端而竭焉」。孔子不是那個永遠那個做好好先生,和和和和和,他不是,孔子是有脾氣的。孔子對很多事情是 要直接提出批判的,他知道兩端在哪裡,知道了兩端,才能把握的恰到好處,所以孔子提倡的精神是「樂而不淫,哀而不傷」。我們大家經常說,做事情過猶不及都 不好,過猶不及都是有缺點的,這樣的辭彙我們繼承了很多,「惠而不費」、「勞而不怨」、「欲而不貪」、「泰而不驕」。大家知道孔子長得什麼樣子?我們今天 有很多孔子畫像,這些畫像是我們想像的,孔子並沒有留下照片。孔子長得什麼樣子?孔子長得有點像孔教授,孔子長得是「威而不猛」。孔子長得不大像我們今天 一般的知識份子,不是那個文質彬彬的小白臉。孔子長得有「威」,「不怒自威」的「威」,但是並不給人壓迫,這個威是足以讓人尊重的,但並不給人壓迫,不 「猛」,如果長得「威」而「猛」,那就不是孔子了,那是張飛。張飛是威猛,孔子是威而不猛。這是「和」這個境界。所以說一隻狼和一隻羊它不好和,但是一隻 狼和一百隻羊就具備了「和」的條件。一百隻羊裡面一定有(領)頭羊,頭羊會建立一個秩序,這個秩序可以抵抗狼的侵犯,雖然個別的羊還可能被吃掉,但是整體 的那個羊群會延續和保存。那麼要達到這樣一個秩序,羊群裡面必然有「禮」,保持秩序靠什麼?靠「禮」。雖然它是最粗淺的禮,但它一定是有的,別的羊見了這 個頭羊,牠要有不同的表現。這個「禮」一定不見得是那種簡單的、我們平常常講的禮貌,「您好」、「再見」、「對不起」「謝謝」,不僅僅如此,「禮」是對待 其他生命的舉動。羊群是這樣的,羊有了組織,可以抵抗狼,但是羊群發展得太壯大,把草都吃光了,那麼羊和草之間的狀態、那個平衡又被打破了。不要緊,你放 心,一旦羊群把草吃光的時候,羊群自己會縮減,羊群的數量會慢慢減少,會有些羊的素質降低了,重新被狼吃掉,重新恢復和諧。所以我們所說的這個「禮」,不 要理解成是僵化的幾條教條用語,一個人懂禮知禮,不一定表現在說話客客氣氣、會用一些禮貌用語,說話太客氣的人之間,往往是不太熟悉的人。真正的禮是發自 內心的禮、對其他生命的關心和尊重。譬如我們對待自己的爸爸媽媽,我們一定用不著說那些禮貌用語,不會說這個「謝謝」、「您好」,很少說這些話,這個時候 再看你是不是尊重他們、是不是真的懂得「孝」。什麼是「孝」?如果在這個地鐵上、在公車上,一位老先生我們發現他有點頭暈,要不要幫助他?英國人可能不會 幫助,英國人覺得如果照顧他,他會生氣,因為英國人不喜歡別人認為他老,要照顧他的面子;中國人可能會幫助他,中國人認為尊老是美德,看到老人有點困難, 馬上要幫助。那麼誰是正確的呢?可能都是正確的,因為彼此對「禮」的認識不同,在這個狀況下都有道理,但是假如老先生已經暈倒了,那我想無論中國人或英國 人,都會馬上幫助他。所以「禮」是超越形式、發自內心的對他人的關愛。

為人謀而不忠乎,與朋友交而不信乎

張貼者:2009年11月8日 下午6:00mosy@chhs.hcc.edu.tw   [ 已更新 2009年11月8日 下午7:52 ]

        那麼要做到這個「禮」、要發自內心,那又要回到我們忠信學校的名字上來,那就是要講「忠」、「信」。忠也者盡 己、信也者不欺,「盡己」、「不欺」,不是盲目的對一個人、對一個政府、對一個團隊的無條件服從,那是曲解了這個「忠」字。「忠」最核心的是對自己的精神 狀態的「忠」,假如你相信了仁義禮智信,那你就要把心思完全貫注到仁義理智信上。你決定為一個單位服務,為他工作了,你就要認認真真的盡職盡責,對理想信念要「忠」、對工作事業要「忠」、對愛情友情都要「忠」,最後「忠」的是你活在宇宙間的這份浩然之氣。我前年到雲南的建水去祭孔,雲南建水有中國境內第二 大孔廟,幾萬人祭孔,場面非常宏大。我在那裡寫了一首詩,後面兩句是「藍天一點浩然氣,誰謂斯人不在茲」,那麼我現在看了,我覺得南方已經不是「一點浩然 氣」了,已經是一片浩然之氣,我這次來到新竹,我仍然感到在寶島台灣,仍然保存著這種浩然之氣。中國人有了這份浩然之氣,那就永遠是中國人。所以「忠」是 內在的,它表現出來是「信」,「信」這個字的本義,確實是那樣,「信然」、「誠然」。曾子的話我們大家都知道了,「吾日三省吾身」,一個忠一個信嘛,「為 人謀而不忠乎,與朋友交而不信乎」。「信」就是我們今天所理解的「誠信」、「信用」、「信義」、「言而有信」、「誠實守信」,後來發展成寫信的「信」、信 件的「信」、信息的「信」。很可惜的一點是,我們現在的很多信息是假的,恰恰是不誠信,已經違背了信息的原意。連我們手機上常常收到一堆短信,告訴你中獎 了,要你去告訴他身份證號碼去領獎,都是騙人的。所以接到這樣的短信,我不僅僅是對這個騙子感到憤怒,我是對他把信息這個概念都糟蹋了感到憤怒。「信」本 來帶有這個字的東西,都是講誠信的,然而大家來利用信息來騙人、害人,信用已經被毀掉了。所以說我們今天這個社會,是一個信息風險的社會,為什麼有這麼多 有識之士,像忠信學校這樣的教育單位,勇於為天下先,做這樣的事情?其實我們懷著跟聖人一樣的這種想法,不忍心看到世道這樣混亂下去。

尊重「個別差異」,「已所不欲,勿施於人」

張貼者:2009年11月8日 下午5:35mosy@chhs.hcc.edu.tw   [ 已更新 2009年11月8日 下午8:07 ]

        那麼怎樣做到忠、信?這是大題目了,不能展開 講,就像我們前人講的「正心誠意」、「格物致知」,加強自我修養,還有一條是「不患人之不己知,患不知人也」。我們今天受到這個廣告轟炸的影響,天天都想 宣傳自己,天天都怕別人不知道自己是吃幾斤飯的,把自己的所有事情都告訴別人,這是不對的,君子是「不患人之不己知」,人家不太瞭解你,你不要著急,最重 要的事情是瞭解他人,要在最短的時間內瞭解他人,知道對方所思所想,你不瞭解他人,你怎麼做到「己所不欲,勿施於人」呢?你怎麼知道人家在哪裡和你不同、 你怎麼樣跟他「和」呢?自我的修養提高了,才能夠深刻的理解他人、理解事情,也才能夠知禮,才能夠「以禮謀和」。這個時候的這個「禮」,就是一套符合現實 需要的儀式和程式。比如說今天我們舉行了祭孔的這個禮儀,和以後的開學典禮,這都是要求我們把心靈灌注到這個儀式上,從而提升我們精神境界的一種必需的過 程。但是假如說我們為了重視我們開學典禮,把開學典禮連續持續十八天。那合適嗎?那肯定不合適。不是越搞形式越好,不是形式越多越好,形式要和內容結合、 要和內容平衡,要恰到好處。正是我們中華民族的人,我們世世代代或多或少的、或深或淺的理解了這個「和」的精神,所以我們才構成了一個多層次、多板塊的文 明系統。在這個系統中,儒、釋、道、各種思想都能夠和平共處。我上個月在山東參加了一次「武林大會」,為什麼叫「武林大會」呢?全國的武術界人士、電影武 打明星、武俠小說作者、武俠文學研究者、和對武俠有愛好的人士,結集一堂,我們台灣這邊的台師大的教授林保淳先生,他也去了。陳曉林先生、還有現在在我們 北大任教的龔鵬程教授,這都是台灣赫赫有名的學者。還有在台灣武俠小說老一代的名師,一說出來大家都知道的雲中岳先生,八十歲了,柳殘陽先生,還有古龍的 兒子,擔任過馬英九先生保鑣的鄭小龍先生都去了,大家可以到我的博客上看我和他們的合影。還有少林派、武當派、崑崙派、峨眉派、崆峒派、青城派,大家在武 俠小說上看到這些派別的掌門人都去了。大家派別不同,但是我們見了面之後都是好朋友,彼此很尊重,沒有像那個一些粗製濫造的小說上所寫的那樣,大家一見面 就打架啊,不會的,沒有打起來。那麼我們讀過金庸的《笑傲江湖》,會知道有兩個討厭的角色,一個叫岳不群、一個叫左冷禪。這兩個人物已經在華人世界,甚至 在整個東南亞,都成了典型人物。當年在七十年代的時候,在越南的一次國會爭吵中,兩個議員互相罵,一個議員就說:「我看你就是岳不群」,那個人也不甘示 弱,就說:「哼,我看你也是左冷禪」!那麼這兩個人我為什麼討厭?因為他們是破壞「和」的精神,名義上要搞一個五嶽劍盟,搞一個五嶽同盟,其實骨子裡都是 想搞霸權主義,都是想壓制別的派別,把自己當成唯一的真理、唯一的正宗。那麼這是武俠小說跟我們樹立的反面形象。那麼在實際生活中,我們看中華武術,這邊 叫「國術」,是千枝萬葉、根深葉茂,互相尊重、互相融合,所以我看他們在一起交流武藝,我看他們彼此的精神世界溝通的很好。

在我們當今這個世界上,資源有限,我們都提倡 追求可持續發展的事物,什麼道路才是康莊大道?我們在很長時間內容易覺得自己落後,我們拼命的學習西方的一切東西,人家的一些隻言片語,我們都拿來學習。 但是西方人自己是怎麼看的?我是搞文化研究的,我近年來越來越多的看到西方的學者,他們覺得自己的文明也是該學習求進步,他們反過來吸收孔子的思想、老子 的思想、朱熹的思想、王陽明的思想、甚至曾國藩的思想,還有我們中國當代的一些大人物的思想都有。1982年, 在巴黎召開了一個諾貝爾獎得主的研討會,獲得諾貝爾獎的這些得主們,他們共同討論人類到了二十一世紀的時候,需要什麼思想,研究來研究去,最後得出了結論 說:人類二十一世紀最需要的思想,就是孔子的思想。這還是八十年代初期的事情,那個時候中國還在奮力的向西方學習,所以我們彼此之間,有一個認識上的錯 位。那麼今天,二三十年過去了,東西方之間基本達成一種共識:人類可能是存在一些可以互相溝通的、普世價值的,在這個普世價值體系中,孔子的思想,應該是 非常重要的核心。假如說存在普世價值的話,那麼孔子思想是其中的核心。

那麼現在很多人倡導社會和諧,什麼是「和 諧」,有許許多多教授寫了文章了,那麼我在這裡歪解一下漢字,用歪解漢字的方式表達我的認識。「和」這個字,就是一個禾苗的「禾」加上一個「口」,它的意 思是「口裡有飯吃」,要有飯吃。「諧」是言字旁放上一個「皆」,「皆言」,人人都發言、都說話,我把它理解為「言論自由」。「和」、「諧」加起來,就是說 人人有飯吃、人人有話說,進一步是飯也吃得好、話也說得自由,這就叫「和諧社會」。所以我看到今天我們這麼樣一個隆重、莊嚴肅穆的場面,不論作為孔子的後 人、作為一個知識份子、作為一個中國人,我都感到既激動又欣慰。我希望我們這個活動能夠持續的、動態的發展下去、壯大下去,從而使我們中華能夠在禮運的這 個軌道上健康的前行,用我們中和的思想,去消解當今這個世界上很多的煩惱和不祥,構建出一個更加和諧、美好的明天。我的報告就到這裡,謝謝諸位。

1-6 of 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