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和致美,禮運大同

張貼者:2009年11月8日 下午6:25mosy@chhs.hcc.edu.tw   [ 已更新 2009年11月8日 下午8:05 ]
        各位尊敬的師長、嘉賓,恕我不一一唱名了,朋友們、同學們,大家好。孔子曰:「有朋自遠方來,不亦樂乎。」我想呢,作為從遠方來的朋友自己,應該是非常快樂的,所以孔教授曰:「來自遠方的朋友,亦不亦樂乎。」(掌聲)

我非常高興在這個金秋時節,從北京來到新竹, 從我們北京大學的未名湖畔,來到寶島台灣。就在此時此刻的北京和山東,已經是秋風送涼,早上要穿夾衣,晚上要蓋夾被。如果我們再往北走,走到黑龍江的大興 安嶺,或者是新疆的天山,可能有的地方已經下雪了,「胡天八月即飛雪」。而萬里之遙,我來到寶島台灣,居然感到很熱,炎暑未退,甚至還有幾分濃得化不開的 春意。我就想起白居易的詩:「長恨春歸無覓處,不知轉入此中來。」看到這個一路上兩側都是翠綠,我就想到春天從來就沒有從中華大地上消失過,在這裡消失 了,在那裡還可以找到,一年四季都不會消退。大家今天都是經常旅遊,如果你環遊華夏大地,會領略到春夏秋冬各個季節的景物風貌,而這一切呢,又是如此和諧 的相互搭配,相互過渡,構成一幅雄奇壯麗的祖國山河圖畫。假如你在神州大地遊歷過二十個省區,剛才這個高老先生講他到過中國的任何一個地方,他雖然不是直 接去風景區,他是去辦教育,但是我想:他自然而然的會領略到各地的風貌。因為每個省區,都有獨特的地理、歷史、風土、人情、方言、美食,在中國遊歷二十個 省區的感受,要超過到西方遊歷二十個國家。但是大家彼此都不同,為什麼能夠和諧共處,彼此交融?中華文明為什麼能夠形成這種局面,其他民族不能形成?其他 民族會打得一塌糊塗,最後有很多古老的文明就滅絕了。我們現在一開口說四大文明古國,或者五大、或者六大,唯一綿延不絕的只有中華文明。此中蘊含著何種玄 機?我們當代人能夠從中受到什麼樣的啟迪?這恐怕許多煌煌論著、許多學者加起來才能夠論述,我自己可能沒有這個本事。今天早上下起綿綿小雨,我想這可能是 孔子在天之靈,給我們一點啟迪。我們試圖從孔子思想中,掬起這麼一泓清水,來領略一下我們中華傳統文化的綿長深遠。

孔子,一提起來很偉大,聖人啊,離我們好幾千 年了。但是孔子離我們並不太遠,孔子所生活的年代和今天也多有些類似。我們今天一開口就說我們處在一個全球化的時代,其實孔子那個時候也是全球化時代,只 不過那個時候地球比較小,不是到處都充滿了國家,這每一吋土地都有所屬。我們今天說的幾大文明古國,有的還互相不來往、還沒有國家呢。我們今天屹立在世界 上的很多所謂強國、大國,那個時候可能還沒有人,可能還是猴子的天下,一群猴子在樹上,早上起來「Good morning」、「Good morning」。 這是那個時候的世界。但是我們不要把它想得太美好,那個春秋時代,各國互相征伐。有人說春秋戰國好啊、百家爭鳴,特別是知識份子,都喜歡春秋戰國時期,我 也想活在那個時代,憑三吋不爛之舌,身掛六國相印,周遊天下,何其風光!但是我們不要忘了,這個知識繁榮的背後,是民眾百姓生靈塗炭,有很多的政治家,為 了自己小集團的利益,把天下搞得烏煙瘴氣,人民不管你百家也好、千家也好,人民需要什麼?人民需要和平,人民不需要戰爭,人民不喜歡今天宋國打楚國、明天 楚國打宋國。在座的正好有我們宋楚瑜主席,宋楚瑜主席的名字非常好,「宋」是北方的一個國家,「楚」是南方的一個國家,「瑜」是美玉的意思,無論南方還是 北方,都是一塊文化上的美玉,南方和北方可以組合在這樣一個美妙的名字(掌聲),假如宋國和楚國天天打起來,這塊美玉就打破了。所以,人民是不希望國與國 之間互相連年征伐。可是事實不是如此,事實是春秋無日不戰,各個諸侯的統治者為了小集團的利益,互相攻伐,那麼它會影響到社會風氣,社會上充滿著殺伐之 氣。我們讀一讀《戰國策》,讀一讀《春秋》,讀一讀《史記》,看看那個時候,社會上有殺氣,人們的精神世界充滿了殺機。今天很多同學們喜歡看漫畫、動漫, 我小時候看的連環畫,上面是圖、下面是字,現在不是這樣子,現在是下面沒有字了,都是畫,然後從人物的嘴裡出來一個字:「殺」!所以我看到這個,我的心裡 有一點不愉快,為什麼從小就要給孩子灌輸這樣的觀念呢?我想想,(春秋)那個時候是不是和今天有些相似,有些大國搞霸權主義,強迫別的國家按照他的意志去 生活;在國家的內部,也經常有爾虞我詐、政治動盪,人人沒有安全感:窮人沒有生存的安全感、中產階級沒有事業的安全感、即使富人、達官貴人,他也沒有財富 的安全感,他天天想著要把財富轉移出去。大家過得其實都不好,孔子就生活在這樣子的時代。其實誰願意當英雄呀?誰願意當聖賢呀?誰都想過一分安分的日子。 但是聖人和我們的區別在哪裡呢?聖人有「不忍之心」。聖人不忍,他不忍看人民這樣子、不忍心看到禮崩樂壞、不忍心看到本來好端端的人,像野獸一樣,充滿殘 忍。所以孔子和其他思想家一樣,不斷思考人類生活的「正道」在哪裡。這些思想家得出了些不同的答案,譬如說老子講的「和光同塵」、譬如說墨子講的「兼愛非 攻」,都各有道理。而孔子對於處理社會矛盾這樣一個問題,他給出了一個得到最大多數後人認同的,並且在世界都被認為是、都被證明是顛撲不破的答案,這就是 「中和致美」的思想。這個概念的中心字就是「和」。去年北京奧運會上,推出了那個大大的那個字「和」,「和」這個字太了不得了,我們不用講那麼高深的道 理,就在我們最庸俗的人類活動中,打麻將中,贏了叫「胡了」,「胡」就是「和」,它已經深入人心到這個地步。
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