參賽標題:飛不走的回憶

一.相關書訊:
卡勒德胡賽尼(Khaled Hosseini)1965年生於喀布爾,父親為阿富汗外交官。1980年蘇聯入侵阿富汗時,隨全家逃往美國尋求政治庇護。

在一個戰爭即將爆發的分裂國家,阿米爾與僕人哈山是最好的朋友,但他們很快就會被迫永遠分離。在阿富汗首都喀布爾的美好午間時光,無憂無慮的孩子們在美麗的天空下,放著風箏互相比賽。一個男孩得到勝利後,卻因背叛朋友的行為造成莫大的傷害,但這個過錯在他心中產生如史詩般的贖罪意念。阿米爾住在美國已經二十年,他回到危險的阿富汗,此時的阿富汗正受控於鐵腕手段的塔利班政權下,他必須面對過去一直縈繞在他心頭的懊悔,把握最後的機會做出彌補。


二.內容摘錄:
荒漠之草生生不絕,但春天之花盛放凋零。如此恩典,如此尊榮,如此悲劇。((p.244)

畢竟,生命又不是印度電影。阿富汗人總愛說:日子總要過下去,不管開始或結束,勝利或失敗,危機或轉機,生命永遠像步履緩慢、風塵僕僕往山區去的游牧商旅不斷前進。
((p.354)

安靜是平和,寧靜。安靜是轉低生命的音量。沉默是按掉開關。關掉。完全關掉。
(p.358)

「你要我追風箏給你嗎?」他嚥了一下口水,喉結上下滑動。風拂起他的頭髮。我想我看見他點頭了。「為你,千千萬萬遍。」我聽見自己說。我轉身,開始追。
(p.367)
三.我的觀點:
這本《追風箏的孩子》探討到中東遜尼派、什葉派的宗教衝突,普什圖族與哈札拉的種族衝突,阿富汗被蘇聯侵略,以及友誼、兄弟、父子之間的人性掙扎、罪惡與救贖等等層面,並且將以上的元素成功地融合在一起。胡賽尼生於阿富汗,1980年蘇聯入侵阿富汗之時,他隨著全家逃往美國尋求政治庇護,這也正是《追風箏的孩子》的故事背景。

在這本書裡,哈山是阿米爾忠實又可靠的一位僕人,不管任何事情都幫阿米爾做的好好的,從來不讓阿米爾做辛苦的工作,每次遇到任何危險,總是哈山第一個站出來替他解圍。「神聖的友誼之情,其性質是如此的甜蜜、穩定、忠實、持久。可以終身不渝,如果不開口向你借錢。」此句為梁實秋引用馬克.吐溫所說的,裡面剛好和哈山相當地吻合,那就是「忠實」,他的忠實對阿米爾來帶來幾分的感動。幾年之後,阿米爾跟隨父親逃往美國,但往往總想起那次在巷子裡哈山被欺負的模樣,對此感到相當的愧疚。直到哈山過世之後,他才發現哈山是他心中最要好的朋友。

當他回到阿富汗,此時正發生政變,哈山遭到塔利班政權殺害,留下他唯一的兒子。原本在美國定居、家庭事業小有成就的阿米爾,輾轉得知消息之後,決定前往阿富汗,將哈山的孩子帶回美國,他將全部的心思放在哈山的兒子索拉博的身上,來彌補他對哈山所做的一切,這是對他已逝的朋友哈山做最後一點點心力,也是為他之前的行為贖罪。

當一個人可以療癒自己,並且不再軟弱的時候,他便可能幫助更多其他的人,就像是阿米爾在救出哈山的兒子之後,投入了更多拯救戰亂下的阿富汗人的計劃;我們也可以這麼說,當一個人不再軟弱的時候,他便有足夠的信心與同理心,去感受人們的痛苦,並且化為實際的行動,將戰爭、衝突與彼此傷害的種種事情給一一消弭。

作者以細膩的筆法,將阿米爾內心的糾結、矛盾描寫的非常生動。故事中,可以看出哈山對讀書的嚮往,在字裡行間常常可以看到他請求阿米爾唸故事給他聽情景,在那個貧富嚴重不均的地方,只有少數人能夠有機會求學。其實現今台灣社會也是,許多貧困的小孩,熱切期盼上學,不惜去撿破爛貼補家用好供求學所需,這也讓我們有所省思,在這樣幸福的環境中,是否真的惜福。

「為你,千千萬萬遍」,這句話哈山對阿米爾說過了三次,代表著無私、奉獻與信任。生命的交會,無悔地付出,只是單純的為對方著想,哈山這種不要求對等、無條件的付出,甚至願意犧牲自己的情操,實在令人震撼。同時也讓我了解到,如果不珍惜自己現在所擁有的一切,等到失去後,才知道那個才是自己真正想要擁有的,而深深懊悔。所以,珍惜現在,把握當下,才不會使美好的時光在不知不覺的生活中一一流逝。
.討論議題:
誰沒有過去,現在是過去而來,未來是現在所累積,我們打算如何看待自己的過去,邁出腳步還是埋葬它?日子總要過下去,何不換個角度讓自己想開一點?
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