凡人凡語‎ > ‎

08、創意搞怪

八、創意搞怪

每個人頭上都有「三千煩惱絲」,尤其是學生們,這三千煩惱絲,過去是老師們名正言順的要管,女生以齊耳的西瓜頭為標準,男生以小平頭為標準,學生們雖有微 言,起起落落地也有不少抱怨,但也相安無事。壞就壞在頭髪是有生命的,是活的,它會長長。所以檢查學生的頭髪也成了學校的煩惱事。幾乎要定期檢查才能不變 形,所以這三千煩惱絲是老師與學生的共同煩惱。

現在好了,老師與學生都鬆了一口氣,這得感謝有遠見的教育部長,他引用了別人不知說了多少遍的話:「學生要重視的是頭皮下的東西,不是頭皮上的東西」,因 此他重申了1987年(民國76年)前教育部早已宣佈了的解除髪禁。這不是他的創舉,只是更明確地把學校對學生髪式的管理權一律剝奪。好像在告戒老師,你 要是管學生的頭髪,就是不民主,不自由;不管就是尊重學生。

偏偏有些愛管閒事的學校,看不慣學生奇形怪狀的髪型,情不自禁的於以干涉。所以有的學校因為還在檢查學生的頭髪,而上了報紙的頭條;有的學校把髪型的規 定,歸類到服儀規範;有的以家長的要求,仍然嚴格要求學生不得在頭髪上變花樣……。總之,教育部重申解除髪禁以來,多半學校都是謹遵規定,也落得輕鬆。偏 偏有些老師,還是抱著愛之深,責之切的態度,看不慣就要責備,你看出事了吧!

麟洛國中的教務主任送老師,因畢業班的六位學生,各理了個超炫的髪型,一到學校就引起大家的主意,其實在路上就已經引起了路人和一些家長的注意,更有的家 長立刻打電話到學校,表示此風不可長。升旗時,教務主任就在升旗台上打了每個學生一個耳光,說打也許太嚴重,據說老師只是象徵性地輕摑了一下,這可犯了大 忌,電視、報紙,都以顯著的板面報導。接著是,該校打人的教務主任送老師,向學生和他們的家長道歉,表示後悔,吃不下飯,在導師室啜泣……,杜部長感到錯 愕和訝異,他強調,這位打人耳光的老師,要自我檢討,杜部長也許還會嚴懲這位老師呢。
幸好還有更多的同學都對主任說:「加油!加油!」家長也對他說:「加油!加油!」。加油大概就是對送主任安慰和鼓勵吧!

麟洛國中打摑學生的事尚未平息,華岡藝校又出事了。又是大標題的頭條新聞。該校二十餘位學生向教育部投訴,並提供一份資料,說因頭髪過長而被記警告。學生 說,教育部明明說髪禁已解除,但該校還是不准學生頭髪太長,而且違反校規就要記警告,每一個月都會檢查一次頭髪,而且檢查得非常嚴格。
教育部雖開了投訴之門,老師還是把愛藏在心裡較為安全吧!

記得不久前,報上也大幅的登過一些學生理了個超炫的髪型,但不是指責,而是正面的讚美,說這些學生不僅會讀書,在髪型上也有不一樣的創意。原因就是他們都 是台北建國中學的學生。好學生在頭髪上無論怎麼變化,沒問題,那是有創意。一般學生在頭髪上求變化,那就是搞怪。

這才是教育界應該檢討的地方。為什麼社會的評價會有那麼大的差異呢?會讀書的孩子,什麼都是對的。不會讀書的孩子,動者得咎。連頭上這三千煩惱絲,都與會 不會讀書有密切的關係。能考進好學校的孩子,頭髪梳得越怪越是有創意。未能考進好學校的學生,就是沒水準,就是專會在頭髪上搞怪。衍生的意義就是說,功課 好的孩子可以遮百過,書讀不好的孩子,真是百無一是啊!這錯不在孩子,是在大人,該檢討的是大人,是教育工作者,尤其是教育部。對功課好的孩子,更應該要 重視他們的品德,卻也不要忽視功課不好的孩子的優點啊!社會上的百行百業,是要各種人才和人力的。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