凡人凡語‎ > ‎

13、一字師

十三、一字師----天下興亡,「我」的責任

所謂的「一字師」,就是改了句子中的某一個字,就使得這句話,甚至使得整篇文章的意境都不一樣了!原本是很平常的一句話,突然有了生命。所以古人有「煉字」一語,往往為了一個字,真是煞費苦心。

唐代詩僧「齊己」將所作「詠早梅」詩,給他的朋友「鄭谷」評賞。詩中有兩句:
「前村深雪裡,昨夜數枝開」鄭谷說,數枝不能表現出早意,若將「數」字改為「一」字,方能突顯出「早」的意思。齊己再看「前村深雪裡,昨夜一枝開」,果然不同,齊己嘆服之至,敬稱鄭谷為「一字師」。

范仲淹為西漢隱士「嚴子凌」作「嚴先生祠堂記」:
「雲山蒼蒼,江水泱泱,先生之德,山高水長」,范仲淹將此文給好友李泰伯觀之,泰伯說,只有一字未妥,第三句之「德」字若改為「風」字更佳。范仲淹亦感「風」字意境更高,乃拜謝李泰伯一字之改,使全文生輝。

最有名的文學典故,賈島「題李凝幽居」:
「閒居少鄰並,草徑入荒園,鳥宿池邊樹,僧敲月下門」,賈鳥覺得「敲、推」各有意境,難分軒輊,一時無法裁定,巧遇韓愈,為他決定用「敲」字。但後來有很多人覺得,鳥宿池邊樹,僧敲月下門,不如僧「推」月下門更能寫出不重身外之物的僧人「山門不鎖待雲封」的意境。

上面所說的都是些古人古事,現在我要介紹一下台灣的「一字師」高震東老師。1990年起高老師應大陸教育界及學術界之邀請,遠赴大陸各地作振興中華文化之 巡迴講演,至今2006年已講遍全中國大陸百餘所的大學300多塲的講演,包括中國最北的漠河縣北極村、以及西藏、新疆、蒙古等邊境的學校,且有百所大學 聘為客座教授。1995年應邀在大陸蘭州大學講學,題目是「天下興亡,我的責任」,後來這篇講演的內容,被刊載在「讀者」雜誌,據說這份雜誌是大陸最暢銷 的雜誌。並在網路上造成熱烈的討論,被喻為是一篇「震撼中國人心」的講演,在大陸的「央視論壇」以「網評天下論壇」讓看過「天下興亡,我的責任」一文的讀 者發表一己的感想。
主題是:高震東校長,您說得真好!轉載台灣一校長震動所有中國人的演講。回響的內容真是琳瑯滿目,例如:
☆太精彩了!好長時間沒有看到這樣的文章了,萬分感謝樓主。(樓主即是網評制作者)
☆那些不想當中國人,想當外國人,把中國說得一文不值的傢伙,你們看到了嗎?
☆應該將此文在全國開展學習,提高全中國人民的責任感。
☆如何將愛國、責任這些落到實點,社會上每一分子,每一階層的人都應該認真思考。
☆好文章,絕好的德育教材。
☆這篇講話的主導思想很值得中央教育部的主管們好好思索一下。
☆這個帖子可以評為「本年度最具震撼力、號召力、影響力的右帖。」
☆這篇演講我最早是在「讀者」上看到的。
☆我收藏了,打算打出來與我的學生們共勉。
☆希望能在中國教育部上發表。
☆高校長的愛國精神最值得欽佩。----------------各種評語回響非常熱烈,網路上可查。

高老師講遍大陸百餘所大學,振興中華文化是其主抽,其細節內容卻沒有固定的題目,但唯有這一篇「天下興亡,我的責任」在大陸廣為傳播。在此之前,明末清初 大儒愛國主義者顧炎武先生早已提出了「國家興亡,匹夫有責」的名言,在那個帝王時代,能提倡這種思想是非常了不起的。高老師只是有感於「匹夫有責」就是人 人有責,人人有責,就給人一種推卸責任的藉口,形同人人都沒有責任。乃將人人有責改為「我的責任」。讓每個人要把責任往身上攬,而不是把責任往外推。

顧炎武先生,這位劃時代的思想家、大儒、愛國主義者,想必也會認同高震東先生改「匹夫」為「我」之一字吧!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