凡人凡語‎ > ‎

14、我的四個兵

十四、我的四個兵

我曾經有過很多「兵」,所謂的兵,就是聽我話的,可以指揮的,喜歡我的,需要我的,離不開我的那種人,最重要的是妳也得喜歡他。我的第一個兵當然就是俗稱的老公了,我稱他為「一兵」。婚前婚後有很長一段時間,是個很忠誠的兵,忠誠懂嗎?就是不論什麼事,幾乎都會順我意的。
第二個兵是小兒子,大兒子我稱他為「逃兵」,因為生他時我還在讀大學,從小只好由祖母帶,我這個媽媽自然不是他最需的了。小兒子則不同,從襁褓到讀幼稚 園,到小學,可說是我生活的重心,在我的眼中,他乖巧、聰明、漂亮、聽話……,幾乎是個完美的孩子。我曾經信心滿滿地對一兵說:「天下人都會背離我,這個 「二兵」永遠是我最忠誠的兵。」有了「二兵」一兵就不那麼受重視,也沒那麼重要,因為已無暇顧及了。

時間快得像夢境一樣,二兵快速地從小學、中學、大學、碩士、博士一路飛過。聰明依舊,乖巧不再,好像我這個司令不再是那麼令人信服,許多命令都會合理地被 推翻。漂亮也依舊,更為帥氣,但聽話不再,凡事依理行事,過去我這個司令一事一理的說法,在二兵大道理的涵蓋之下,常常無法存在。好像二兵已自動升級了, 升為將軍了,司令已不再那麼權威了!相對的,「一兵」又顯得可愛多了,對司令仍保有一貫的態度,雖偶有抵制、反抗,雖不滿意,尚能接受。而「二兵」,自動 升為將軍後,各方面都顯得才華畢洋溢,許多事不得不以他為主了,說是服從道理也好,說是後浪推前浪也好,總之,不能再將他視為當年圍繞在妳身邊的「二兵」 了!
當一兵、二兵不再受管轄之後,從天而降,來了「三兵」,那是二兵的兒子,我祖孫真是有緣,從此,豐富了我的生活,我的凡人凡語,記錄了許多我與三兵的事。 當他小學一畢業,就獨自遠赴美國讀書去了,三年來,只好從MSN、 Skype中牽掛他。三年後,他回到台灣,到爺爺創辦的忠信高中來讀高一。這時我已不再把他當成我的「三兵」,而把他看著是個通情達理的小大人了。我也感 到,人是會成長的,一個人長大了,是不可能永遠留在原地的,任何人也不可能永遠被需要的,父母也不例外。

真所謂凡事有得有失,在一兵、二兵、三兵若存若失的時候,「四兵」出現了,「四兵」比「三兵」足足小了十二歲,是我最小的孫子,也是最後的一個尾孫。我現 在有了四兵,他就像二兵的翻板,聰明、乖巧、漂亮、聽話猶勝於「一兵」、「二兵」、「三兵」。一兵開始說話了:「妳是否又要說,『天下人都會背離我,這個 「四兵」永遠是我最忠誠的兵。』」我不會那麼說了,我要說的是:「就當四兵在服兵役,期滿就退伍了,這幾年他會是我最可愛、貼心的小四兵。」這四兵是家人 的快樂寶貝,他喜歡奶奶,而且把喜歡掛在嘴上。
「奶奶,I love you ,我好愛妳!」你聽,我的四兵來了。這是現在我真正的小兵兵,他是我二兵的小兒子。說起他,我又目飛色舞了!他比一兵、二兵、三兵都棒。現在我才懂得,怪 不得大家都說,嘴巴甜的小孩最吃香,我這個四兵,每每都感動得我會流眼淚,有時他媽媽要帶他出門,他會說:
「奶奶,我很快會回來的,沒有人保護妳,我很擔心,妳要小心哦!」他常以保護奶奶者自居,旁人聽起來也許會覺得好笑,我卻認為這是小孩子的真心話。每晚睡 前,他除了抱抱妳親親妳,會說:「要做好夢哦!我會夢到妳,妳要夢到我哦!」他會拍拍胸部說:「奶奶,妳在我的heart裡,我最喜歡妳了。」你說,我能 不感動嗎!能不快樂嗎!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