凡人凡語‎ > ‎

21、小留學生---我的孫子源源

二十一、小留學生---我的孫子源源

源源成為一個小留學生,一不是認為西方的教育比中國的好,也不是要出國深造。而是經常聽他父親與外籍朋友聊天,他不時的會轉過頭來問我:「奶奶,他們說什 麼?」似乎很想自己能聽得懂。2003年源源自新竹北門國小畢業了,他父母問他,是否願意到美國去讀書,你要自己決定,答案是肯定的,就這樣他開始了他的 小留學生生活。

經過查詢,選擇了明尼蘇達州的一所私立中學(Shattuck-St.Mary School)這是一所非常優秀可供初中生住宿的私立中學。一個十三歲小學剛畢業的孩子,住在離家那麼遠的學校裡,他父母到是很放心,但我這個做奶奶的實 在牽腸掛肚,難免時常會和源源電話聯繫。還好我們有一位親戚孫曉林、雪梅夫婦在明尼蘇達州立大學修生化愽士學位,每週末可以接源源到家裡度假,這也讓家人 放心不少。

一個對英文近乎沒有什麼基礎的小孩子,不僅會的單字不多,文法了解更是淺薄,一旦面對全天候以英文讀、說、寫的環境中當然有他適應上的困難。記得有好幾次 我很晚打電話給他,他還沒有睡,我問他在做什麼,他回答說在查英文單字,同時告訴我說:「奶奶,不認識的生字好多啊!有十幾頁的書要看,明天老師會問,還 要作報告,恐怕要查到兩三點鐘。」我聽了眼睛濕濕的,很心疼,但不知說什麼好,要他早點睡,別累壞了;或是告訴他,看不完別勉強,都不妥。只好心裡說,孩 子,真辛苦了!

有一次他主動打電話告訴我一件事,他說,和他住同一間寢室的那個美國小孩,放學後,尤其是晚上,就會有好些同學到寢室來找他玩,有時候很吵,吵得他沒法看 書,一再要他們不要吵,他們還是不理會。這一回他實在忍不下去了,就大聲地對他們說,請他們立刻離開,我喊一、二、三再不離開,我就要趕人了,說完就把他 們推出門外,把門重重的關上,他們就走了。我聽了後,也不知說什才好。我擔心他的這種強硬的作法,很可能會引起衝突的,這個年齡的孩子,不常為了點小事就 打架麼!若是勸他要和氣對待同學,要好好溝通,這似乎也解決不了問題,有時他必需用他的方式獨自面對問題,解決問題。幸好他的室友是個溫和的孩子,並沒有 因此生氣,晚上還煮東西請他一起吃,表示友善和歉意。

後來他又和一位韓國的小孩住一間,他說,韓國的學生超愛國的,聽不得別人說韓國不好,如果有人說了,他們就會找人打架,而且會找很多人一起打。源源又說, 他才不怕打架呢,很多高年級的學生都會幫他的。這一聽,我這個奶奶可是嚇了一跳,難不成我這個也是超愛國的,從不曾打過架的孫子,也有了要打架的念頭!這 可得說說他,但我卻說了一些不是很得體的話,我說:
「打架可不是件好事,奶奶可不想聽到你和人打架,如果不得已,非打不可,也要判斷能否打得過,一看對手又高又壯,那就不要輕易動手,可以用另外的方法解問題,打架不是唯一解問題的方法……。」我話還沒說完,源源大聲笑了出來,他說:
「奶奶,放心吧!我不怕打架,並不是表示我要打架,何況我也不是個弱不經風的人,手臂上也有很壯的肌肉。」說得祖孫兩人都笑了起來。和他同住的這個韓國學 生,生活習慣很不好,很晚不睡,大聲的聽音樂,燈光開得很亮。老師也曾勸過他,也沒有用。好在不久,好像犯了什麼錯,就被家人帶回去了。

美國的學生,看起來多半都長得較高大,相對的源源就顯得弱小了些,有的同學就會欺侮他,最初他會告訴老師,老師也會處理。後來他就不再遇事告訴老師了,悄 悄地在摸索一條能夠生存和成長的道路,養成自衛和抗衡的能力,加上本身的自律勤學,一切事情自己到也能處理得時好,英文也慢慢地進步很多,下學期就不再上 ESL的課程了。後來他又告訴我一件他很得意的事,他說,有一次,老師指定他在班上做一次報告,他很用心的製作了一張大的圖表,將要講的主題逐條寫明,然 後上台以口語作詳細的說明。結果老師給了他最高的評分,認為這是一次最好的報告。

第二學期,他早一天到了學校,其他同學都沒到,我和他通電話,他告訴我,他一個人住在二樓宿舍,我一聽嚇了一跳,緊張得還來不及回話,孫子立刻接著說,奶 奶,我一點也不怕,聽說二樓還鬧鬼哦!我也不會害怕。又說,一樓住了很多女生,還有管理老師,奶奶不用緊張。可愛的孫子,他到了解奶奶,知道我會不放心, 才一直安慰我。孩子,奶奶真的好心疼啊!

這所學校對學生的照顧是非常細心的,源源發生的任何事老師都會以Email與他父親聯絡,源源喜歡踢足球,有一次扭到了腳,老師帶他去看醫生,並按時帶他去復健,並與家長說明狀況,同時也限定源源改打籃球,不准再踢足球了。
源源上課時,有時會離開坐位跑到黑板前看黑板上的字,老師注意到這種情形,懷疑是否他眼睛有問題,立刻就帶他到眼科檢查,也會將情形告訴家長。這種種對孩子悉心的照顧,讓家長放心不少,也心存感謝。

當然一個小留學生, 一下就到了一個與自己成長家庭背景完全不同的環境,難免會有想家想親人、念舊友、懷念愛吃的東西等等,這也是令人難以忍受的痛苦。而我那好強、溫和、韌性 大的孫子,從沒讓我感到他有這方面的困擾。何況源源第一次住校就離家那麼遠,而且是冰天雪地的地方,不僅全年冷的時間很長,常常在零下二、三十度。說實在 的,在我這個奶奶的心裡,是捨不得的,也佩服他的膽量,但有更多的擔心,年紀小,在家被他媽媽照顧慣了,如何照顧自己!這是擔心之一。另一種讓我放心不下 的是語言,初期一定是困難重重。更讓我不捨的是,離開家人,離開朋友,離開熟悉的環境,在一個完全不一樣的陌生的環境裡,適應,是一個很大的挑戰,不要說 是一個小孩,就算是一個大人,恐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好在這一年的住校生涯,對源源來講是很有義意的,他長高了,也壯多了!他曾玩笑地說,長高長壯是因 為學校的伙食好,牛排牛奶吃多了。不僅長高長壯,重要的是長大了,多次一個人坐飛機獨來獨往,遠遠看去已是個少年了,不再是個兒童了。最值得高興的是,小 留學生可能發生的不良情況,如學業有困難就放棄;語言溝通不良就沮喪,孤獨地封閉自己;受欺侮就入幫入派尋求助力,或是聲聲呼喚要回家……,這一切都沒有 發生在源源身上。

第二年,媽媽帶著弟弟也去了美國,他也就轉學到洛杉機的公立中學South Point Middle School,八年級,也就是初二了,這一年就輕鬆多了,有媽媽的照顧,有弟弟的陪伴。到了九年級,他申請進入該校我們所謂的實驗班,一個母語非英語,又 不是從小生活在美國接受教育的轉學生,能申請到進入這個班,老師說這是首例。

孫子初中畢業了,做奶奶的我不遠千里飛到洛杉機,參加了他的畢業典禮,順便也參加了兒子聖地亞哥大學「教育博士」的畢業典禮。如今孫子又回到了台灣,讀高 中了,讀的是爺爺創辦的「忠信高中」,他第一句驚訝又感嘆的話是:「台灣的高中生是這樣讀書的!」他已感受到不小的壓力了!孩子,相信你有能力再一次適應 另一種環境的。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