凡人凡語‎ > ‎

27、那不起眼的---瓦斯桶

二十七、凡人凡語 那不起眼的---瓦斯桶

進入忠信,穿過中堂,右牆角邊掛著一個陳年老舊的瓦斯桶。桶身是灰色的,很多人看到都不知道這個桶是做什麼用的?它,就是忠信高中創校之初時「鐘」的代用品。那時全校學生百餘人,一切上課、下課、集合的信號,全靠它,那聲音清脆、響亮、震撼,瞞特別的。

提起這個瓦斯桶,它有與忠信等長的歷史。忠信於民國59年創校,第一屆的同學一定記得,噹!噹!噹!連續三聲快速的鐘聲,就是集合號令,連續兩響的是上 課,一聲一聲單音的是下課,都是人工的,當然這是不合宜的,不科學的,不久,上下課的鐘聲,就以可設定的電子鐘取代了。但是那震撼人心的噹!噹!噹集合的 鐘聲,至今仍然一直在用。它被敲打了四十年,早已被敲打得遍體鱗傷了,灰色的外衣早已班駁,換上的是一身古銅色,那是年久所生的「鏽」色啊!

四十年後的有一天,高老師對小鄭(小鄭,不小了,六十多歲了,從他二十多歲直叫到現在)說:「換一個吧!它也該退休了,那沙啞的聲音聽起來好像累了!」不 久,年輕的一個瓦斯桶取代了那個老舊的,它仍然負起「集合」的號令。卻給人一種長江後浪推前浪的感覺,也象徵著一代新人換舊人的意味,這也是另類的世代交 替吧!

說到世代交替,筆者愛看歷史書籍,不覺就聯想到朝代的興替!幾乎每一個朝代的興起與滅亡時刻,都是最精采且慘酷的部份。不僅是朝代的更替如此,即使是同一 朝代的太子帝位之爭,也是驚心動魄的。唐太宗李世民的玄武門之變,一舉殺死了太子李建成及四弟李元吉,取得了太子之位,改元貞觀。唐太宗能任用賢能,從善 如流,不分華夷,前太子李建成所用的「魏徵」就得到了重用,與杜如晦並任為宰相。後人對李世民褒多於貶,因為他確實做到了「濟世安民」,因而被評為中華帝 國千古一帝。
隋煬帝楊廣是隋文帝楊堅的第二個兒子,他為了爭奪皇位,心狠手辣地將自己病中的父親和哥哥太子楊勇殺死,自己踏著血腥之路坐上了夢寐以求的皇帝寶座。他荒淫奢侈,急功好利,慘酷猜忌,遠征高麗,開鑿運河,賦役繁苛,終於敗國,成了中國歷史上名聲最差的皇帝之一。
隋朝的重要在於它結束了魏晉南北朝300年的分裂割據局面,也為大唐帝國的輝煌盛世奠定了基礎。而隋朝又如此的短命(38年),有人將隋與秦相比較,認為 這兩個朝代有諸多相似之處。秦始皇創秦制,為漢以後各朝所沿襲,隋文帝創隋制,為唐以后各朝所遵循。秦隋兩朝都有巨大的歷史貢獻,是繼往開來的朝代,也是 具有深刻歷史意義的朝代。
而最令人唏噓的是齊桓公,他在政治、經濟、軍事各方面的改革,使得齊國日益富強,他提倡尊王攘夷並聯合諸侯結盟,終成為春秋五霸的第一個霸主。齊桓公,這 麼一個受肯定的國君,重病時,五個兒子,各率黨羽爭位,互相攻打對方,使富強的齊國,一片混亂。桓公餓死床上六十七天,身體都腐爛長蛆了,直到大公子「無 虧」戰勝了弟弟即位,才把桓公收斂。
再說到王莽,早年孝母尊嫂,生活儉樸,飽讀詩書,結交賢士,聲名遠播,深受眾人愛戴。其間他的兒子殺死家奴,王莽逼其兒子自殺,得到世人好評。最後卻在西漢王朝搖搖欲墜時篡漢獲得了政權,建立了新朝。
周公輔其兄武王伐商,奠定了周家八百年的天下,武王崩,成王年幼,庶兄管叔、蔡叔散佈流言,說周公欺侮幼主,不久將篡位。周公恐懼流言,乃辭去相位,遠離 朝庭。最後成王及朝臣皆知其忠,乃迎歸為相。白居易的一首詩:「周公恐懼流言日,王莽謙恭下士時;假使當年身便死,一生真偽有誰知!」道盡了歷史真偽的難 辨。
忠信的這個老瓦斯桶,無聲無息的就退休了;年輕的這個瓦斯桶,不聲不響的就上任了。一個朝代的興替,一個政黨的輪替,如能像「瓦斯桶」如此平和地輪替下去,是多美的民主路線啊!看看歷代帝王的起起伏伏,你可以很清楚地知道,老百姓須要的是什麼!為私利鬥爭的結果又是什麼!
Comments